科技行者

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

知识库

知识库 安全导航

至顶网CIO与应用频道《原来茹此》第三期:名字的学问——解析神州数码ERP之路

《原来茹此》第三期:名字的学问——解析神州数码ERP之路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有一家厂商在它刚刚着力关注ERP市场不久之后,这个市场就达到了这样一个繁荣状态,那就是神州数码。从联想分出来,到后来投资与台湾鼎新电脑合作创立神州数码管理系统公司,也就是我们常说的DCMS,在到DCMS更名鼎捷,神码的发展经历了很多的跌宕起伏。

作者:丁慧茹 来源:ZDNET CIO频道【原创】 2010年8月5日

关键字: 神州数码 ERP 第3期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有一家厂商在它刚刚着力关注ERP市场不久之后,这个市场就达到了这样一个繁荣状态,那就是神州数码,也是我们这期要讲述的新闻故事中的主人公。神州数码从联想分出来,到后来投资与台湾鼎新电脑合作创立神州数码管理系统公司,也就是我们常说的DCMS,在到DCMS更名鼎捷,神码的发展经历了很多的跌宕起伏。今天我们就将从神码的成立,到其后来股权几度变更,以及其不可忽视的庞大的产品线来解析今天的鼎捷软件。

     

 

        主持人:挖掘新闻背后的新闻,透析管理软件行业变迁,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原来茹此》,欢迎崔强。

        嘉宾:大家好。

        主持人:在上期节目当中我们一起回顾了SaaS在中国的六年发展过程,当时我们也说了SaaS现在可能是进入一个比较冷静的发展时期,我觉得可能大家所期待所谓黎明前的黑暗,你帮我们稍微回顾一下上期节目,也稍微对现在的SaaS发展状态,你自己有什么样的看法?

        嘉宾:其实在之前我们也探讨过很多SaaS六年,因为正好最早,在中国最早两个SaaS厂商正好是六周年,恰巧都是七月份,一个是6月份成立,一个7月份成立的,就隔了一个月。从它们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可以算,到现在SaaS正好是6年,我们正好拍了SaaS的6年,回顾了一下阿里巴巴,还有友商,神码在线,所有的SaaS,还有闷头发财的艾旺,我们算是盘点了一下。

        另外,我们也可以看到整个这个行业再往前发展的话,会有一个,刚才我在这之前也和谢亿民一直在探讨,怎么才能把SaaS这个行业做大,这个行业上一期我说的时候,可能资金是一个方面的原因,他也说资金是一个原因,但是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大家怎么携起手来,各自开放自己的API,大家可以数据的共享,接口可以共享。这样的话,可以把自己做的这一块东西做精,给客户实实在在的东西,如果这天早到的话,SaaS这个行业可能会出现一个快速的发展期。

        主持人:上一期我们开始探讨关于SaaS的概念问题,说它到底是一个被神话的概念,还是只是因为它的潜力还没有被发挥出来,但是我们也一直强调任何一个概念,它都是有它存在的意义的,要经历很长时间的市场筛选,客户筛选也好,像你刚才说的我们的SaaS应该是要潜下心来做好一些产品,一些好的市场,我也相信我们这个SaaS的市场应该会给大家带来一些惊喜的。

        在上期我们说了SaaS,在这期当中我们说到的关键词在管理软件应该说分量是越来越重,就是ERP。

        嘉宾:原来最早的时候ERP是代表着,甚至代表着信息的。就是大家一说起信息化,先是想到的肯定是ERP,慢慢人们把信息化拓展到更多的层面来了,把它弱化了ERP这种概念,其实ERP是举足轻重的。

        主持人:是,在中国说到ERP,它的前身就是MRPII软件,当时在1981年的时候,沈阳机床厂引进来的,到现在我们把它也算进来的话,应该有三十年的时间了。其实我们在上一期也说到一个年份,2001年,2002年,这个年份的时候,是财务软件进行转型,我们也说到这个年份,那个年份对ERP是很重要的,因为它的销售我们从数字上来说,它首次超过财务软件,你帮我们也说说当时在2001年,2002年那段时间里,ERP市场是什么样的状态?

        嘉宾:2001年,2002年的时候,那时候中国的ERP市场,咱们上期也提到过,说SaaS的时候提到过,就说那时候国内很多厂商在转型,从财务软件转向ERP,那时候也出现了很多并购,并购的时候说的出现了很多并购,并购了它们,买了很多制造的模块。另外,国内也有很多本土的ERP厂商,还有另外一些厂商,还有从台湾的过来的一部分企业,后来这个也是打了很多口水仗,还有咱们接下来要说的鼎新电脑,它那时候实际在1982年的时候,在台湾成立的一个企业,它那时候在台湾做得很不错,那些企业为什么来大陆,内地呢,是跟着他们的一些用户来的。SAP最早来中国的时候是跟着他们的用户过来,他们要维护他们的软件,来了之后才开拓展内地,中国的用户。

        主持人:刚才你说到鼎新,其实我们今天讲到了这家厂商,我们今天是关注这个厂商会多一点,和鼎新有很大关系的。在2001年,2002年的时候,ERP市场达到了比较繁荣的状态,那时候有一家厂商,应该说它刚进入这个市场不久,这个市场就非常繁荣了,我们可以说,我们不知道说是因为它的到来这个市场繁荣,还是它真的选对了一个市场,当时由联想控股公司分出来的一家公司叫神州数码控股,当时是与台湾鼎新电脑合资投资了一家,就是我们后来说的神州数码管理系统公司,这么一家公司。今天我们说到这个新闻故事主人公就是神州数码管理系统公司,现在叫鼎捷软件,已经改名字了,上一期预告里我们已经说了。

        我们先屡一下联想控股的股权变更,这毕竟是它的本家了,您帮我们说一下。

        嘉宾:那时候是在2000年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拆分,拆分完了之后,把电脑这一块业务给了联想,系统集成这一块,还有数码这一块是给了郭唯带队的神州数码,那时候就整合成神州数码这个公司。9月6日他们在人民大会堂开了一个发布会,我最近也看到了郭为的一些东西,郭为那时候也说,很多人问他说你分开之后会不会还做一个新的品牌的电脑,郭为说我不会的,我肯定不会,他那时候很清楚看到未来这种IT服务是很大的趋势,他准确地定位在这块,就一直做过来,大概他们从分到那什么,大概是这么一个情况。

        主持人:当时联想将神州数码拆分出来的时候,大家可能会觉得郭为这是很艰难的一个任务,因为它的拆分,2001年,2002年的时候是IT行业非常寒冷的时期,包括一些国际大厂商,英特尔这些厂商他们都面临非常困难的时期,但是那个时候的神州数码刚成立,就给大家非常大的惊喜,我们这也有一个数字,在它成立的第一年里就收获了112亿元的营业额,这是非常可观的一个数字。你觉得当时它刚成立,不管它是不是有联想的背景也好,我们想它进入新的领域里面,它能够收入这么大的成就,它的成功关键在哪呢?

        嘉宾:我觉得是这样的,郭为给外界留下的印象更多的是他的整合力,他有敏锐的嗅觉,还有吸纳人才的能力。另外我们可以看到他一个准确的定位,我刚才也说到,他很明确就是说我不会重复老联想的事情,我肯定会定位在IT服务这一块。另外他那时候也很果断砍掉了很多部门,他觉得有一些部门是不可能马上盈利的,一些做医院的信息系统的,还有应该做政府有一块也是被砍掉了,后来主抓金融这一块。因为那时候这个永远是最有钱的那块地方,我觉得一个是他的这种自己整合的能力,另外是他吸纳人才的能力,另外还有一个是他果断的排除了一些业务,抛弃了一些业务,更专注于他们要打造的业务,精力放在这一块,我觉得他的这种飞跃是来自于这一块。

        主持人:这和郭为有非常大的关系,他后来也是做了一个让我们很惊奇的决定,他决定了和台湾鼎新电脑共同投资一个关注于ERP领域这样的公司,当时就是现在我们叫DSMB这样的一家公司,它的成立是基于什么样的背景呢?

        嘉宾:这个实际上他们那个时候谈判,就是这两家说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当时也提到鼎新电脑来到大陆以后,他们想发展新的客户非常非常艰难,因为他们发现他们的处事风格和中国有格格不入的感觉,他们很难走进国企,就是国有大型企业,很难进去,私企也很难进去,他们想发展业务但是发展不下去,那时候他们就看中了神州数码,那个时候应该是三千家还是几千家的渠道,他们就看到了渠道,说我有产品,你有渠道,咱们合作吧,那时候郭为他们,神州数码说是我有渠道,但是我没有产品,我可以把产品拿过来咱们合作,一块来做这个事,应该是那时候可以说从现在我们看,现在我们看他们那时候是一拍即合,但是中间谈判也是经过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觉得两家都有点三心二意,我是不是可以找到,鼎鑫觉得我是不是可以找到比神州数码更好的合作伙伴,他们也在接触另外的厂商。神码说我是不是在台湾还能找到更合适的这种产品的合作伙伴,后来发现最终,后来通过观察发现,咱们合作吧,就这样的话,他们走到了一起。

        另外,还有一个事情就是他们,因为中间鼎新是占60%,神码占40%,那时候郭为说他的名字应该是用鼎新的名字,因为人家是大股东,但是那时候郭为就说谁的名字在中国大陆叫得响就用谁的,利益为上,实际上真正的这种合作的背景,前期的背景大概就是这样。

        主持人:其实你刚才说这些,其中也很纠结,有一些地方,可能也隐约后来我们后话说他们分家的问题,隐约暗示这样一些,我们先不提这个。你刚才提到了鼎新和神码当时在我们这家新的公司股份上的问题,我觉得神州数码从联想拆分出来以后,它的股权问题就一直特别多,好像开始联想在神州数码里控股的,它的股权经过了好多次变更,联想的股份减弱,慢慢减少,到后来神州数码和鼎鑫共同投资成立这家新的公司的时候,也是慢慢经历了稀释的过程,你先帮我们分析联想在神州数码的股权问题,一个是神州数码新的股权问题。

        嘉宾:这个是这样的,它们和鼎新一块合作的时候,我刚才也提到它们是六四开的,两个人一人投资了五千万,我记得,六四开的,这是第一次,那是2001年的时候。到2007年的时候他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说我们续约,我们五年合作得很愉快,我们续约,那时候实际这中间鼎鑫是从台湾下市,下市之后他们吸入了美国的资本,他们又往鼎捷,就是现在的鼎捷,神州数码系统的部分,那里面又注入了资本,把原来联想的40%的资本稀释了20%,那时候基本上这中间有很多斗争的过程,实际这五年也是坎坎坷坷过来的,那时候他们所有的,像鼎新他派过来的人是李绍元带队,带了30名他们的管理团队过来的,他们就是说神码在这个管理团队里面,在这个里面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就是他们是,这中间出现了很多吵架,博弈这种事情,慢慢很多也因此有好多团队整个离开的这种现象,这就是他们把神州数码拱出去,后来慢慢到2008年的时候,彻底就全部出去了。

        主持人:2008年当时先是传出来内部消息,说神州数码他们办公区的搬离,但是当时双方否认,还说暂时这两家完全分家还是不太现实,事实上后来已经出现了那样的情况。我们刚才说到股权问题,自然会说到它名字的变更,真正我们所有人看到神州数码和鼎新彻底分手了,就是在我们神州数码管理系统公司正式更名为鼎捷软件的时候,之前我们刚开说它俩合作的时候,就已经说到它们可能有三心二意的一面,但是我想真正出现这样的局面郭为肯定也不想看到,这深层的原因到底在哪,我想郭为当时是想借着鼎新把这个做大的,后来没有想到它彻底被挤出来了。

        嘉宾:其实是这样的,我觉得从咱们后边说有点那个秋后算帐的感觉,实际上从现在开始再想的话,谁也不愿意这样,我觉得前一段咱们在微博上看的四同理论,中国的两个人创业都会进行四个阶段,第一同是同甘共苦,第二同是同床异梦,第三同是同室操戈,第四同就是同归于尽,他们实际上有一些不太合适,因为同甘共苦他们基本上没有,他们本身都是两个很大的公司,基本没有什么创业期,直接一人投五千万开始咱们干,这个阶段就过去了。同床异梦就是他们想的,神码想的是我通过几年我拿你的技术,然后我就把你撇开,我自己开一摊做我的业务就完了,我有这么好的渠道,完全可以做。鼎新也很那个什么,也很鸡贼,我不过就是借着你把我的产品卖出去,我的终端客户我可以一直服务的,我再慢慢进入中国的市场,这样我可以很快打开。但是到后来我们看两个人越走越远,原来他们觉得你有情我有义的感觉,慢慢彻底就分开了。

        主持人:是不是也是我们常说的一山不能容二虎的感觉,两个强强对立的话,刚开各自的需求不同走到一起,走到最后的时候总有一种情况是不可能两个人永远这么走,因为我也想独占,你也想独占,自然最后肯定有一个分家,我想当时就像神州数码重新把所有股份拿回来,这种可能也是会有的。我们先撇开说他们的股权纷争,我们还是回到神州数码的产品上来,应该说当时神州数码他们新投的公司还是有很多产品的,专注于各种各样的,我们专注于管理软件行业,去年的时候我们有做过它一期专题,当时也分析过他的管理软件产品,包括易飞、易拓、易助、易成这些,你也帮我们简单分析一下它的产品架构。

        嘉宾:咱们可以简单拿一个厂商对比一下,或者用友,或者金蝶,都无所谓,拿用友来对比,从最低端往上走,最低端就是他们电子商务产品,有一个易成,假如我对应用友的话,用友做的就是伟库,再往上走是易成,就是和用友现在的通信这个产品差不多,易助,易飞,U8、U9这样的,到易拓可能对的就是用友的U9或者是NC这个产品线,但是它主要的产品功能还是在制造和流通行业做得比较多一些。他们的这种优势还是在这块,就是说大家在谈到,业内人士谈到这块的时候,就是说易拓有什么优势呢,因为易拓的优势就是它的制造,因为它最早的时候,台湾所有的ERP,他们的制造都是非常不错的,实际上就是我们可以看从低到高。

        主持人:其实它的产品线很清晰。

        嘉宾:对,他们的产品也是很全,他们也想把这个市场,通过这个产品把这个市场做得很大,它覆盖到微型企业,中型企业,大型企业,集团企业它都可以覆盖。它和现在国内的厂商产品架构基本上是差不多的,只不过是有一个缺点,就是说大家说他们的产品过于老化,我觉得这可能会是一个问题,但是也不一定是一个主要的问题。

        主持人:说到这里我就想起来,神州数码在制造流通领域还是有非常大的客户群的,像经历了股权变更的话,直接换成鼎捷软件,对它的客户会不会有影响呢?

        嘉宾:我觉着这个东西从最早可能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是说他们实际在分手之前,他们中间已经有很多事情,就是说因为刚才我们说李绍元带了30多位管理团队过来,他们很神州数码过去的人肯定是有,咱们说掐架或者什么,肯定是有一些斗争的,这就会演变成一个办公,公司的这种政治斗争了。这中间我们刚才也说到他们会打压神码系统的一些人,这就导致他们关注点可能会倾斜于公司内部的问题,而不是用户的问题,我觉得,因为我也认识很多CIO,CIO其中就有不少是用友易拓的。

        主持人:他们会担心吗?

        嘉宾:实际他们会有一些担心,但是就是说影响还不是很大,就是说他们,服务性的东西稍微有点慢,我给你打电话。

        主持人:反应时间会长一点。

        嘉宾:反应时间会长一点,ERP厂商都有这么一个惯例,你现在是我的客户,每年都续费或者是有购买力的时候,有购买需求的时候,我会挺好,我好好照顾你,我得好好伺候着。

        主持人:买完了他的产品,这一段时间不太服务你的时候。

        嘉宾:对,除非你买服务费,我们会及时给你服务,如果你连服务费都不买了,这种服务就会差一些,响应度会慢一些。

        主持人:其实这种服务我们生活里也可以体现到,我突然想到一件事,现在去品牌店买衣服就是这种情况,你进去时候一定会有一堆人跟在你后面追着你,请问你买什么,带着你看,可能等你买完衣服,只要你开票交钱以后,人家就不再管你了,那时候心里会有巨大落差。

        嘉宾:麻烦你赶紧走吧。

        主持人:你可能还在想你买了几件了,肯定不会再买了,基本都不会理你了。所以我觉得是不是有这样的情况,大的厂商,说实话,不管中国还是国外,我们的品牌心里还会有的,毕竟品牌还是有一定保障的,这种服务意识是不是也应该改一改。

        嘉宾:现在相对前几年好多了,因为厂商现在都有自己的服务团队,就是专业的服务团队,原来大的厂商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有些小的厂商它可能无暇顾及这些东西,我现在想着怎么活呢,赶快服务,实施系统赶快打单,赶快赚钱,可能他在这块做得稍微差一些,他无暇顾及这种服务,可能服务他不会想到,他可能会忽略这种用户,像你说的我买完了,交完钱了就不理我了。

        主持人:我会觉得说我没交钱之前你希望我来出钱,我从我兜里拿完钱以后你什么都不管我了,至于我后面还会不会再看,后面对你产品应该属于观望的态度,我看一看,你可不可以再帮我介绍,肯定不会给我介绍了,这种心理落差会特别大。我们回到鼎捷软件上面来,我们刚才说一个是它的客户的问题,可能应该说产品上,像我们刚才说影响不会特别大,说实话以前我们刚才最开始也提到说神州数码当时最开始它的产品一些核心的技术还是在鼎新这边,所以应该说开发软件没问题,产品功能肯定没什么问题的,但是会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当初鼎新和神州数码合作的时候,也是因为想打开大陆这个市场,如果说它突然一下改名为鼎捷了,失去了神州数码挺好的一个问路石,对他来说,接下来在中国内地市场发展会有什么影响?

        嘉宾:我觉得影响肯定会有,因为就是说毕竟神州数码有两千家,三千家的分销渠道,如果真心实意咱们一块干,假如没有纷争的话,真心实意一块干,我觉得这个渠道它是不容忽视的,这肯定是很好的一个力气,用友,金蝶它们在国内的分销,用友在国内很多的分子公司,他们这种渠道是很惊人的,上次咱们说他们收购英孚是赚还是亏,我觉得肯定是赚的,它能够快速把它的产品整合到它的别的产品线里面去一块去推。

        同时我打U8单子的时候可以带着这个一块过去,这种应用系统一块过去,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快速的,增长很快的一个方式。如果它失去这么一个很大的分销这种渠道保证的话,它肯定会出现一些问题,除非,当然它现在不可能自己去建它的体系,如果它们自己建的话会非常非常难,它会付出很大的,你想神州数码由原来老联想的这种渠道,它积累多少年,说现在我突然一下,我得怎么走。

        主持人:而且其实应该这么说,在内地市场来说,神州数码有联想这个背景的话,对于很多人心理来说也是很好的暗示,我觉得联想这是一个大公司,或者是我们自己的公司,也会是一个很好的进入方式。所以现在我们说鼎捷软件,如果说你没有深入了解它的背景的话,你会觉得它是台湾进入内地市场的一家公司,所以可能会有一些影响,如果回到神州数码来说,应该说在和鼎新合作那几年,它在管理软件市场是做得非常不错的,我们可以承认这一点。但是分家以后,你觉得在未来管理软件市场上,神州数码会是什么样的状态呢?

        嘉宾:我觉得不好说,这两天也极力去找这样的东西,那谈我说神码和鼎新分手之后,它们有没有在做自己的一些东西。

        主持人:因为毕竟他们是很费心思的,当初的时候。

        嘉宾:你说所有东西没拿到吗,我不信,肯定会拿到一部分,和技术肯定会有一部分,怎么就转移过来,怎么自己做。

        主持人:而且技术也不是最大的问题。

        嘉宾:那个时候他们来的时候喊的口号,上面写的是数字化中国。

        主持人:它的英文名称就是Digital China,就是希望中国数字化战略。

        嘉宾:实际他们在ERP的时候,给业界喊的一个口号是让ERP普遍成功,就是那时候很多厂商都在提,用友那时候提的是ERP普及,好像是ERP普及风暴,他们提的是让ERP普遍成功。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些动作,可能会有一些,神码可能会有,但是咱们需要观望,看随后会是什么样。

        另外回到你上面说的那个问题,没说完,我再补充一下,说对他们有没有影响,那时候前一段时间他们在开他们的一个大会的时候,大家现在总裁修俊良,他就说了一句话,我觉得挺有意思,他就说我们现在必须亲自去接触我们的用户,我们不能再借助别的力量,咱们解读一下这句话,可能他们原来是通过神州数码去接触用户,他们现在必须自食其力,亲自去做。

        主持人:我觉得有一种悲壮的感觉。

        嘉宾:对,可能我说得比较悲壮。

        主持人:真的有一种挺悲壮的,我不知道郭为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他会不会有一些什么样的话,对这样的分家。

        嘉宾:我估计他也不愿意说,你现在采访他也不会说这个话。

        主持人:好,应该说我们今天说到神州数码,一家公司的成立总会有繁荣发展的时候,也有可能最后是落寞收场,或者说它会越做越大,不管什么样的状态,与它所存在的市场是分不开的,当初应该说联想控股也是因为市场的原因,将神州数码分开了,由郭为作为掌门人,后来神州数码也是因为当时ERP希望将它做好做大,又引进了台湾鼎新电脑非常好先进的技术,两家合作,有了我们后来说的在制造业流通领域这些ERP做得非常好的一家厂商就是DSMB,后来我们想可能是因为利益驱动也好,或者是真的因为各自前景发展需要,发展目标也好,两家公司正式从2009年11月份分手,更名了鼎捷软件,我想应该说一个公司的发展与市场环境分不开,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些公司它的个体发展变化莫测,各种压力也好,繁荣发展,落寞,各种各样的一些情绪都好,也成就了我们管理软件市场让人琢磨不透的状态。

        所以我和崔强在接下来几期也会陆续去分析这个市场上一些比较热门的事件,我们可能是把历史都翻出来,从这一期大家也看到我们已经拆分了很多历史了。我们接下去依然会和大家在《原来茹此》当中一起去分析管理软件上一些比较好玩的新闻故事。

        嘉宾:对,其实这中间刚才咱们也说到为什么郭为去做这个市场,那时候他觉得像用友转型,神码转型,金蝶转型,他那时候如果不找一个合作的话,他会觉得我这一块基本上没有竞争力,也就是那个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他们那时候在发力合作。

        主持人:也真正是因为市场的原因。

        嘉宾:也就是因为这个市场你不做别人马上就抢走了,马上把你的市场份额抢走了,我们也可以看到,随后我们可以聊一聊别的厂商,原来我们最早的那种黄浦军校这种悲壮的历史,我们可以还原历史,再把这个故事分享给大家。
 
        主持人:我们也希望各位网友和我们俩一起共同关注《原来茹此》,《原来茹此》也和大家一起继续关注管理软件行业非常精彩的新闻故事,谢谢大家。

        嘉宾:谢谢。

科技行者:每条内容都是头条的新闻客户端 扫码立即下载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邮件订阅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

    重磅专题
    往期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