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Net>CIO与应用频道>新闻>《云云众声》第93期:浪潮发新品完善战略 VMware充满信心前路一片大好

邮件订阅订阅:

《云云众声》第93期:浪潮发新品完善战略 VMware充满信心前路一片大好

摘要: 本期的云云众声将讨论两大话题:1.浪潮发布5款SmartRack新品,直指融合架构市场;2.VMware升级NSX扩张用户,对最新vSphere 6也充满信心!

孙博 来源:ZDNet CIO与应用频道 【原创】 | 2015年02月09日 14:19:35

关键字:云云众声 浪潮 VMware

ZDNET至顶网CIO与应用频道 02月09日 云云众声:本期的云云众声将讨论两大话题:1.浪潮发布5款SmartRack新品,直指融合架构市场;2.VMware升级NSX扩张用户,对最新vSphere 6也充满信心!

云云众声栏目链接:http://voice.zdnet.com.cn/2015/0206/3046088.shtml

嘉宾观点提炼:

【00:00】浪潮发布5款SmartRack新品,直指融合架构市场

此次浪潮发布的其实主要是第五万个SmartRack整机柜服务器的节点,2001年最先出来的刀片服务器,至今仍有较为稳定的出货量,其初衷就是共享整个机箱的供电和制冷,还有相关的网络外围的互联组件,这样设计是有必然性的,做到了更紧凑,电源的效率也更高,依此类推整机柜服务器它也是很自然的诞生,而且需求还是原来那种更高的密度,更好的可部署性,和可管理性,更好的散热效率。如今互联网规模的膨胀和信息的大量集中使得服务器本地的存储技术又回来了,Scale- out架构愈发成熟,浪潮也走到了前面,其SmartRack与天蝎计划密不可分,能做到整体架构的融合,但是想要全面替代刀片服务器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

【20:00】VMware升级NSX扩张用户,对最新vSphere 6也充满信心!

VMware的NSX用户在不断扩张,这是一个富有标志性的时间,NSX代表了未来必然网络虚拟化的趋势,代表了一个很灵活的网络拓扑的主网的划分,其在应用中会打开人们一个很广阔的想象空间。NSX具备安全的功能,给安全解决方案打入了一个窗口。

VMware强调vClould Air是混合云的服务,但并不是VMware的主要营收,它急需要补充自己服务的丰富性,谷歌其实也是如此,vClould Air可以通过谷歌的号召力来拓展在互联网上的带宽,是个很好的双赢手段。VMware想通过结盟来提高在云服务方面的收益,但还要看后续表现。

VMware引以为豪的新推出的vSphere 6有很多新亮点,在HANA、Hadoop上都有能力的加强,其虚拟机之间的互联效率要比物理机之间的互联效率要更好,给人以新的想象空间。vSphere从开拓者的角度持续的完善自身产品线,其身边相关的配套生态系统也更为成熟,如果它能顺利把vSAN不断带进去,那么其市场竞争能力将让别人难以抗衡。

以下为访谈实录:

浪潮发布5款SmartRack新品,直指融合架构市场

杨昀煦:各位网友大家好,又到了我们《云云众声》了,今天是第93期,看我们100期大关怎么也得在羊年进行,今天也是关注ZDNet官方微信的朋友们,可能下午吃饱饭歇够了看到了一则新的单独推送的消息,就是浪潮发布了五款SmartRack新品,效民总专门出了一个7千多字的一篇文章,也是关于这个,您是从这个产品在看刀片服务器的整体机柜的宿命,如果我们大家没看到这篇文章,您大概概括帮我们说一说。

赵效民:这个其实要从刀片服务器和整机柜服务器的一种起源,这次浪潮发布的其实主要是第五万个SmartRack整机柜服务器的节点,这个节点,它当然也没明说第五万个节点到底是什么节点,等于是计算节点还是存储节点,当然anyway我们先不用管它,我们就先看看SmartRack到底是怎么样的产品和解决方案。

今天在我发布的文章里面,我用了一个产品的类比,我们从刀片服务器2001年最先出来,到今年也15年了,如果把2001年发布当年也算,今年也是15年了。刀片服务器当时出来的时候其实就有这种需求,能提高整个机柜的计算密度,当时按传统的话来讲机柜本身是42U,我们知道这个U它是一个高度单位,高度大概应该是4.45厘米,1U的高度就代表了4.4多厘米,42U就乘呗,按理说按照我们平时传统的标准一些设计来讲,42U的机柜最多也就是42台服务器,1U的服务器。

但是,对这个机柜的密度要求,追求就是希望看看能不能有一种新的服务器形态出来,当时2001年出现了刀片服务器,时至今日刀片服务器一直还是比较稳定的出货量,虽然说它不像以前那么快速增长了,那个时候大概是从2005,2006年开始,刀片服务器有一个比较快速的明显的增长。

现在来看刀片服务器最高,比如说一个刀片机箱里面大概能有30多个刀片,你算吧,比如说一个10U的机箱它里边有32个刀片,42U的机柜里面能装4个这样的10U刀片的机箱,4×32就是128个刀片,128个服务器比原来一个机柜42个服务器要明显得多了。

所以说这个刀片服务器诞生的一个初衷,这个刀片服务器重要的一个原则,或者说它一个设计的理念是说原来每台服务器,比如说42U里边我1U服务器每个1U服务器有自己的电源,有自己的风扇,制冷的风扇,有自己对外网络的这些接口。对于刀片服务器来讲,这个机箱上我把电源集成在一起,冷却风扇集成在一起,刀片本身就是一个很关键的相关的IT组件,CPU,内存,硬盘或者固态盘这些。这些刀片插到机箱里面它就共享了整个机箱的供电和制冷,还有相关的网络外围的互联组件。

这样的一个设计首先会做到更紧凑,电源的效率会更高,制冷的效率,就是说这种密集的效率也会更好一些。所以说这个刀片当时在诞生的时候它有必然性,从这一点来说刀片到今天它是一个很自然的诞生,依此类推整机柜服务器它也是很自然的诞生,而且需求还是原来那种需求,更高的密度,或者说更好的这种部署性,可部署性,可管理性,更好的散热效率。这样跟原来刀片也是一样,你单个机家服务器,1U服务器,每台服务器是单个完整的一个独立个体,你在刀片服务器里边一个机箱是一个完整的个体,你从机箱里面能看到里面的刀片服务器到底是怎样的搭配,那个时候其实有人管刀片服务器也叫一个节点,比如说一个刀箱里面能有16个刀片服务器,你就可以认为16个节点。

依此类推在整机柜服务器当时也是2010年的时候开始互联网就迅速地升温了,而且你应该有感觉,2010年那时候智能手机已经处于一个爆发期的增长,智能手机把互联网的规模一下给膨胀了几何数的增长速度。

接下来就可以看到信息大量集中,数据大量整合,再加上云的计算,诞生了巨型的互联网公司,中国就是BAT,百度,阿里,腾讯,国外我们也看到FaceBook,谷歌这些很著名的互联网公司,他们是收集更多用户资料的公司,他们的数据中心也是最庞大的,这个时候就面临一个问题,在传统的发展来看刀片服务器按当时年代来讲它是很先进的设计了,它的密度很高,但是它本身的存储能力很弱。那个时候也是因为服务器内部的存储性能,还有它的共享效率很差。所以说,就用了外置SAN的这种集中式存储,集中式存储和刀片服务器很相配,刀片本身存储很弱,你外边配一个SAN的这样存储,很相得益彰的设计。

后来在互联网时代的时候随着这些相关技术的发展,互联技术发展,软件定义虚拟化的技术发展,你会发现服务器本地的存储技术又回来了,就是大家觉得这样做是更好的一种选择,让应用和数据离得更近,本地的存储能有更好的发挥,这个时候他们大家看到了一种Scale- out就是横向扩展的一种分布式处理的架构愈发成熟了,这个基本是互联网基础架构。

在这个架构下那种传统的以刀片服务器加SAN的这样一个集中式存储的架构是明显不适合互联网,而且事实证明现在互联网的IT模式已经越来越被认可了,很多传统的企业都在往这种IT模型上去转。在这种趋势下,大家也看到了刀片服务器这种设计是有一定的局限性,对于互联网公司没有一家可以说会拿刀片加SAN来做它的主要业务的平台。

借此机会,互联网公司也去谈自己的一些设想,因为他们的采购规模已经很大了,一年的采购量可能就是几万或者几十万台服务器这样的采购量,所以它的话语权很大,它的应用需求很明确,它可以根据自己应用需求去定制这种服务器的规格。

当时就想到了,他说我是不是可以放在一个更大的空间里面去定义我的服务器,更大的空间现在能看到的一个更大的最大的空间就是它的整机柜的设计,整机柜当时在国外FaceBook主导的OCP,Open Compute Project,开放计算项目,或者是开放计算的这样一个整体的规划。国内的BAT,百度,阿里,腾讯,它也是体量非常大的互联网巨头,在全球都排上名的,他们联合中国相关这种电信运营商,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也推出了自己整机柜服务器的设计,就是天蝎。

从整机柜服务器设计和刀片设计,我为什么说它是刀片服务器整机柜的宿命呢?它其实是把刀片机箱扩大到整个机柜,原来你的一个刀片机箱是10U,我现在是整个42U大机箱,里边的这种节点我更愿意把它看成一种新的刀片,但是这刀片可能更大个,SmartRack其实就是基于天蝎的设计而诞生的这种具体的解决方案。

在天蝎的组成里面,天蝎联盟现在叫开放数据中心委员会,但是天蝎设计的规格会找一些OEM和ODM厂商去做具体的实施。浪潮就是实施厂商之一,我们知道还有其他的比如说像微星,这是ODM厂商,还有联想,都是天蝎计划里面实施方的成员。

浪潮可能在这方面是走在最前面,它的市场占有率也是最高的,从2011-2015年,到今年已经交付了5万个节点。现在它其实整个机柜你要说从它整体的计算密度,其实并不是特别高,可能你跟刀片比起来,纯按数量并不算是最高的,它一个整机柜现在按SmartRack,32个计算节点,其实并不算高,32个计算节点就算每个节点是双子星的设计也就是64个节点。

我们刚才也算到了,按刀片服务器现在最高可能能达到128个,这个你是没法比的。但是,它每个刀片的计算容量,还有它存储的容量,这种空间,性能配置,这个是没法比的。所以说,整机柜在我看来它其实就是一个更大规模的刀片服务器的演化,每个节点整体的电源,还有散热设计全都是在机柜的规模上整体考量的,就等于把原来的刀片服务器这样的形态给扩充在一个整机柜的形态去看,这就是我基本对SmartRack的这样一个认识。

当然这次的新闻稿里面他们也特别强调说要全面替代刀片,当然在我看来它这个路还是很长的,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浪潮在天蝎规格之上看看能做多少自己的创新。

杨昀煦:您给我们介绍这么多,其实说明了浪潮,因为SmartRack是它融合架构战略第一步,所以您觉得它第一步走得还是和扎实很稳的。

赵效民:从某种角度来说它其实跟天蝎的设计是密不可分的,但是我们更愿意看到浪潮在完成天蝎的实施方的任务同时,它可以去加入自己的一些设计,这个就真的是可以看服务器厂商自身的创新能力了。天蝎整机柜设计的规格严格来讲并不是这些实施方制定的,不是说什么浪潮,联想这些厂商制定的,是那些互联网公司它由运营商指定的,它以他们的业务需求来做的这个。但是你看他们这也公司相对来说单一一些,就是互联网公司还有电信运营商,以他们的需求设计出来的这种整机柜的设计的布局,是不是还是能适应传统企业级用户的这种应用场景,目前来看我觉得肯定是不能完全覆盖。

天蝎也没有义务,天蝎这个委员会,或者说开放中心委员会它也没有义务现在去覆盖你企业级那些用户需求。但是,你怎么能利用天蝎现有的成果满足你其他的用户需求,这就看厂商自己的个人发挥了,在天蝎计划中它计算节点高度是统一的,1U的设计,当然这个U可能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机架空间1U的高度,但是它这个1U就是定死了,就是这么一个规格,没有更多的规格。但是,你是不是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去完善更多规格的刀片,在他们看来是节点,这个我觉得是完全可以的,就看你厂商自己技术的研发实力了,所以说总体来说他们的关系就是这样。

所以说我对浪潮还是挺期许的,他们在发布会上也表态了,说要把他们SmartRack推广到不同的行业。当然这肯定是它融合的一个架构,毋庸置疑了,因为它里边计算、存储,网络都在一起了,这是一个整体的架构的融合,再加你软件定义,管理软件的一些相关的配套预集成的设置,这个是融合基础设施的第一步,融合系统,这个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后边你在融合系统里面怎么样去针对不同的应用复杂的优化,肯定要涉及到不同节点的一些特殊的设计,这并不是说一个单一的节点就能适配所有的应用需求,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说这的确是第一步,就看浪潮怎么去完善这个产品组合了,浪潮也表示说为了要去到新的一些行业,他们肯定会做一些新的节点,或者说在我看来类比为刀片的这种设计,我相信未来,在今年应该就能看到这样不少新的产品出来。

杨昀煦:所以它符合天蝎标准,在国际市场上还会有用武之地吗?

赵效民:这个天蝎其实是中国人自己的标准,在国际上像FaceBook主导ACP,可能是更有声音的,当然OCP和天蝎基本上可以说是不兼容的,这个可能就是一个新的话题了。所以说现在我觉得天蝎SmartRack还没有说走出去的一些具体的打算,但是你不排除说浪潮、联想,这些真正参与实施方,已经能把规格吃得很透,他们有可能会,不排除把它们卖到国外去的可能,尤其想联想这样的国际化的公司,真有可能说把这个天蝎的成果作为二次转化到国外去,但它是不是还是原来那种天蝎的规格就不好说了。

杨昀煦:可能以后升级一下或者是番外版本。

赵效民:对。

杨昀煦:说完浪潮也给我们国产化带来了挺大的利好。

赵效民:对,这个OCP是国外的,天蝎是国内的,而且我觉得天蝎这个名字还挺好听的,天蝎机柜,我希望以后每次出去的机柜侧门就画一个大蝎子,画一个天蝎座,我觉得还是挺酷的一件事情。所以在此也是祝愿包括浪潮在内的所有参与天蝎计划的这些中国的服务器厂商它作为实施方,一方面去满足天蝎这些规格制定者的需求,另一方面我也真的是希望说这些厂商能发动自己的创新,能把这样的一些成果,互联网公司的这些IT架构的成果,能有效转化到你们这种企业级的用户,我觉得对于整个企业级市场的变革和它未来的进步都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向。

【20:00】VMware升级NSX扩张用户,对最新vSphere 6也充满信心!

杨昀煦:咱们说完自己家这点浪潮的事,咱们聊聊国门外一直聊过这个厂商,VMware,现在好像它业务挺多的,除了云计算乱七八糟,现在好像把安全也放在了一个比较重点的位置,就是NSX的用户也在扩张,而且现在测试版本已经没有了,好像都是付费用户在应用了,您对这件事怎么看?

赵效民:我觉得这是一个挺好的一件事情,挺富有标志性的。因为NSX代表了未来必然的趋势,就是网络虚拟化的一个趋势,而且它是在hypervisor虚拟化层做的直接去嵌入到你的内部这种架构里的这样一个网络虚拟化,所以说它本身还提供了一些基本的功能,比如说防火墙这类基本的一些网络功能在里边。对于整个虚拟层的安全性我觉得这是毋庸置疑的一个好处,而且它本身就代表了一个很灵活的网络拓扑的主网的划分,如果你用得好NSX会给你提供一个很大的灵活性。

比如说你在一个虚拟化层里面,某个虚拟机,某个组网,比如说这几个虚拟机在一个网,那几个虚拟机在一个网,之间要做相应的严格的逻辑隔离,NSX是有明确的用武之地,它是在虚拟化层之间就给你做隔离了,你不能需要再到交换机层面做一个特别麻烦的物理设置,其实你在一个软件层面可能点点几个鼠标,通过它的NSX内部的这种负载均衡,甚至它的防火墙,这些的一些功能,你可以让它制定一个很好的安全策略。

我觉得这个东西其实一开始可能会让大家觉得很陌生,很难上手,如果你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对这个熟悉了以后,对相关技巧已经掌握了之后,它会打开人们一个很广阔的想象空间。这种软件怎么编程,你怎么去用,你怎么根据它的API,根据它的接口去构造你整个的虚拟机部署的网络拓扑结构,这个是NSX带给用户一个重要的价值。

所以说这在当初的时候NSX的创始人还有他们的一些技术人员都提出了安全性,但是当时可能用户因为自身的理解,或者说他部署的技能有限,他可能没有去特别明显地感受到相关的收益,现在我觉得这个时机到了,而且我觉得除去NSX,相关的,它的竞争对手们也将因为这些事情而受益,就算我不熟悉,但是通过这些新闻,通过口碑相传,大家已经知道了这个是能干这件事情的,如果你有这方面的需求,尤其像公有云服务商,不见得他们用NSX,但是公有云的服务商,或者大型的私有云,这种内部的安全性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

所以说哪怕你这方面有很好的进步了,有些厂商客户的反馈都会引起一个比较强烈的注意,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一个事情。

杨昀煦:业界还有很多专门做安全的厂商,你觉得VMware这个NSX真的能做过其他专业的安全厂商吗?

赵效民:他们并不是直接去管理,就是具备安全的功能,而是说它在这个层面里面给这些做安全解决方案相关的厂商打入了一个窗口,比如说你可以通过我接口的调用能更有效率地在基础层面去查杀安全漏洞,去做一些病毒,还有这种隔离上的一些设置。

NSX可以去开放出相关接口调用外面的,它的负载均衡就可以调用思杰的Netscaler这样专用的负载均衡的设备。但是,这个Netscaler负载均衡的设备原来是跟谁打交道的,原来它不是跟NSX打交道,它是直接跟这些虚拟机层面的网络接口打交道,现在NSX把这些东西已经嵌入到hypervisor里面,效率会提升,而且你的组合灵活性大,它的防火墙,它的一些安全接口你也可以跟第三方来合作,它就给的虚拟化层的安全性,原来你可能都没有这种能力让这些第三方安全的方案嵌入到你的虚拟化层里,但现在它在网络层面给你打开了一个接口,很灵活去做网段的隔离,网段的安全设计,就像我刚才说的它给第三方安全厂商其实是打开了一扇窗,你怎么去适应它这种新的技术,然后你再完善自己的解决方案,这可能是第三方的安全厂商需要考虑的。

杨昀煦:所以会有安全厂商要跟它合作。

赵效民:肯定的,它当时发布就有很多厂商宣布支持它这个接口标准,支持它的技术,基于它去做新的安全解决方案。但是,这个解决方案相信比以前那种只是针对虚拟机的解决方案应该是更有效率,也可能安全性会更高。

杨昀煦:以后VMware的触角会伸到安全领域吗?

赵效民:说不准,相关第三方,要么就好好表现被VMware收购,要么就更好表现争取自己能一直做得比VMware好,能让VMware对你的伤害也是更小。

杨昀煦:我们说完VMware在虚拟化方面的贡献以后,我们再说说它的云计算,vClould,说vClould的路比较艰难。

赵效民:vClould Air。

杨昀煦:vClould Air,说它路比较艰难,跟谷歌合作了,您觉得它和谷歌合作是必然的点吗?

赵效民:vClould Air是VMware自己的,在外界看来是一个公有云的服务,当然VMware自己就一直在说我是混合云的服务,当然它强调的一个重点就是混合云的服务。它2014年整体的营收将将过了60亿美元,如果在整体云服务商的角度来讲,这个营收其实并不高,而且我相信它60亿美元里面vClould Air贡献应该很小,它的主要营收应该还是它的数据中心这一块的东西。

所以说,它急需要补充自己服务的丰富性,谷歌其实也是如此,谷歌它其实也想做一些更好的像企业级领域的拓展,在这个层面它跟VMware走到一起我觉得是一个双赢的局面,VMware借着谷歌的入住,能跟谷歌建立更好的合作关系。当然我们也知道谷歌的号召力还是很大的,尤其是在互联网领域,它把它的一些相关的主力功能,应用,与vClould Air做衔接,双方在互联的网络带宽上进一步做拓展,这个层面很明确,双方是在服务内部相互有一个很好的互联,借助于谷歌的影响力,VMware希望能,它的服务能带来更多的用户,谷歌也是因为通过vClould Air能更好,更直接去接触到一些传统的企业级用户,这对于双方可能是各取所需吧。

而且谷歌在整体公有云服务里面也一直被微软的Windows Azure还有AWS打压,当然双方最大的敌人都是AWS。其实在VMware的眼中未来全球范围内,全球级别的公有云服务商,VMware认为就只有四家,这四家就是谷歌,VMware,AWS和微软的Azure,已经很明确了两个先结盟了,那两个应该不会结盟,就是AWS和Windows Azure肯定不会结盟,就乱残对殴,我觉得是不是能乱中取胜,或者你能在双剑合璧,或者说两个巨头的合作是不是能带来一个明显的收益,我们还要看后续的表现。

当然不可否认这个东西对中国来说,中国用户就瞧个乐呵就完了。我不相信说vClould Air在中国通过中国电信来运营,会把谷歌的服务带进来,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中国的用户我相信vClould Air服务主要的内容还是在于VMware自己的一些服务的选项。

当然我觉得VMware很有可能会跟中国某个类似于谷歌在全球的这样地位的一个公有云的服务商,它在中国也不是处于有利的位置,会跟谁来合作不好说,因为还有一个中国电信,中国电信也有自己的天翼云,anyway,咱们就胡乱猜测,只说这个模式可能未来会是挺常见的,尤其是在国际上我觉得可能有些云服务商之间就会做一些合作,甚至会做一些合并,这都说不准,因为我觉得未来公有云服务的市场会非常拥挤。

杨昀煦:所以说其实它俩现在结盟暂时打破不了现在这种竞争模式,称霸不了。

赵效民:称霸不了。

杨昀煦:说说VMware比较自豪的vSphere,出了一个新的版本,这个新版本有什么亮点吗?

赵效民:它这个亮点还是很多的,首先它整体的能力还有它的虚拟机容量这些东西全都是往上走了,包括它单机最高支持的内存容量可以达到12TB,单个虚拟机的内存容量可以达到4TB,这都是很了不起的进步了,甚至他们都可以把这些传统认为的这种高负载的内存计算hana数据库,也可以放在虚拟机里来运行,他说我虚拟机里面有4TB的内存供你用,这是可以用的。

其他方面,相关的这些能力还有它偏向应用的这些能力也在不断加强,HANA是一部分,还有Hadoop,vSphere做Hadoop的部署据说比在物理机上性能还要高。这个有可能是因为它的虚拟机之间的这种互联的效率要比你物理机之间的互联效率要更好。

所以说这给我们看到了一些新的可能的想象空间,所以说虚拟化的发展,vSphere的确算是一个开拓者的角度,在这个领域它是无可争议的一个王者,但是vSphere也没有说故步自封,还是不断去完善这个产品线,我觉得还是值得表扬的,vSphere与之俱来的还有其他一些功能的变化,包括像vSAN,还有Vvol这些虚拟卷,这些技术也在这次他们的渠道大会,合作伙伴大会上正式亮相了,所以说可以看到以vSphere为原点往外扩展的能力VMware正在不断加强,比如说像vSAN它这次已经真的是可以更好地去扩展到一个更大的级别,我忘了是64个节点,还是32个节点了,好像是普通存储硬盘64个,全闪存应该是32个吧,我忘了,比它原来16个节点要强很多。

所以说这个在一起它对生态环境,你可以认为它更强壮了,但是也可能对它以前的合作伙伴可能更难受了,因为它这个东西给我感觉有点像英特尔的CPU,英特尔CPU原来只有CPU的核心,就是处理器的核心,最根本的核心。慢慢它把内存控制器加进去了,后来又把PCIE的控制器加进去了,原来最早以前给它做北桥芯片组的厂商没得玩了,因为这个内存控制器不用你了,CPU自己干了,现在PCIE这个IO接口,这是很常见的,现在最主流的接口控制器,它也集成了,当然它集成并不见得通道足够用,但是基本上大多数场景也是够用的。

所以说以前做这种PCIE卡,PCIE芯片的厂长,基本上业务又受到很大影响,它除非做更高端的PCIE,跟你CPU整合的东西来去拉开距离。VMware现在做的事情也是一样,只是说它不断往虚拟化层里面整合东西,vvol,当时给外界留出了一个接口,可以让它访问它的虚拟卷,或者说用外部的设备来承载它的虚拟卷,vSAN直接就抢生意了,把服务器内部的存储虚拟化成一个大的存储池,这个就是明目张胆会对很多的存储系统的厂商构成一个比较现实的威胁。

当然这些厂商可能要做的事情,他们很多厂商也在做自己类似于vSAN的解决方案,但是你架不住VMware上面有一个vSphere尚方宝剑,这个东西现在还是真的在企业级市场里边它还是有统治地位的。

这样统治地位,如果它能顺利把vSAN不断带进去,你这样的一种竞争优势是很难去抗衡的,所以说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这种存储厂商比较担心的一点。当然对VMware来讲无所谓,反正你们的生意早晚可能都是我的,当然它也说我们要尽量维护合作伙伴们的生态空间,但有钱不挣是傻子,我觉得在商言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也次vSphere6出来以后,它本身的实力更强了,它周边带动相关的配套这些生态也更成熟了,更强大了,构成了整体广义的vSphere的平台,我觉得这的确是可以让VMware更非常自豪的这么一个成果。

杨昀煦:所以说其实国内各大用户也在用vSphere吗?

赵效民:反正在企业级市场据说vSphere的占有率大概70%-80% 。

杨昀煦:明显就是巨头。

赵效民:对,比如说套用某个垄断法的说法,就是滥用支配地位,滥用自己在这个领域的支配定位,当然咱们开玩笑,就说这个意思。其实你从历史来看,任何一个厂商如果说它在某一个行业里面取得一个很重要的支配性的,或者说事实的垄断性地位,它都会借助这个地位来去提升自己相关的业务的影响力。

比如说微信一开始就是聊天的工具,它慢慢把很多腾讯的业务往里面增,游戏,购物,支付,音乐,前一段时间封杀这,我的地盘我作主,一样的道理。以前像微软的Windows做好了以后也开始集成这些浏览器,集成这些相关的一些视频播放器,或者说什么一些东西,你以前就是一个做视频播放器的,当然现在视频播放器因为有视频网站的出现,可能还不受多大影响,咱只举这个例子,微软说了IE浏览器是每台PC用户应该要的,他装了我的机器就应该有这个东西,不能让人再去选择下载什么东西,合情合理。

然后说视频播放器,装了我的系统,多媒体的时代他就应该能享受到播放的这些,当然微软播放器它不给力,它要好好做真的没有其他人什么事了。依此类推,你在看到VMware这么做,真的是非常合理,以它的视角来看非常合理,也是必然的事情。所以对于其他的用户,其他生态环境里面,不管它的竞争对手,还是现在的合作伙伴,都要认清这一点,你不要去特别傻呵呵的,觉得特乐观或者特善意去考虑这些问题。还是要不断去把自己的实力不断加强,也把自己可能的这种防御体系不断巩固,这个可能才是在IT圈里玩的厂商应该具备的思考。

杨昀煦:就是向VMware学习,虽然占了70%-80%的市场占有率,仍是在提高自己的产品。

赵效民:对。

杨昀煦:有关于vSphere 6的很多特性,比如即时克隆这些大家要是还没有看懂看明白,还可以去我们ZDnet搜索看一下。

赵效民:我们那有很详细的介绍。

杨昀煦:对,后续也会有报道。因为我们每次都秉承着一定要直播的这个习惯,所以说如果我们有什么说错了请大家原谅,谢谢各位网友。

赵效民:或者日后扒坟。

杨昀煦:可以去我们的网页吐槽,谢谢各位,周末愉快。

赵效民:周末愉快。

  • 综合评分:8.03 分
    云能力:8.4 分
    营业额:37.7亿美元[2011]
    云服务:VMware云基础架构套件

    查看更多 >>

  • 综合评分:8.04 分
    云能力:8.1 分
    营业额:366.8亿人民币[2011]
    云服务:VMware云基础架构套件浪潮云存储

    查看更多 >>


扫一扫,每天学点MBA

扫一扫,玩转营销

ZDNet周刊订阅

人物

IT采购指南

  • 整体竞争力榜
  • 云计算能力榜
  • 最具人气榜
  • 1

    IBM

    8.9

  • 2

    惠普

    8.6

  • 3

    东软

    8.4

  • 4

    甲骨文

    8.4

  • 5

    用友

    8.4

  • 6

    SAP

    8.4

  • 7

    Teradata

    8.4

  • 8

    H3C

    8.4

  • 9

    赛门铁克

    8.4

  • 10

    华为

    8.3

白皮书

热门产品

推荐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