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

知识库

知识库 安全导航



ZDNetCIO与应用频道VMware CEO:我们带来了更好的混合云

VMware CEO:我们带来了更好的混合云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近日,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计算分公司与全球虚拟化和云基础架构供应商VMware共同签署了合作备忘录,这标志着双方将联合构建中国电信天翼混合云服务。在当天的发布会现场,VMware公司CEO Pat Gelsinger接受了ZDNet常务副总编赵效民的采访。

刘羽飞 来源:ZD至顶网CIO与应用频道 【原创】 2014年07月29日

关键字:VMware CEO 云计算 混合云 IT名人堂

ZDNET至顶网CIO与应用频道 07月29日 人物访谈:近日,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计算分公司与全球虚拟化和云基础架构供应商VMware共同签署了合作备忘录,这标志着双方将联合构建中国电信天翼混合云服务。在当天的发布会现场,VMware公司CEO Pat Gelsinger接受了ZDNet常务副总编赵效民的采访。Pat表示,目前全球企业级IT市场正处在一个技术大变革时期,这也意味着传统的IT厂商将会面临更多的挑战,而VMware则将利用自身的技术优势在市场中奠定一个更有利的位置。

在谈到中国的云服务市场时,Pat认为尽管中国市场的整体情况稍逊于欧美市场,但中国的企业用户已经开始意识到混合云的价值,这表明中国是一个快速增长的混合云市场,VMware预期中国市场在未来三年会有25%的增长。中国电信在中国拥有非常庞大的数据中心,同时也有雄厚的网络基础,因此VMware选择与中国电信合作,也正是看重了双方优势的结合,VMware认为这种混合云服务在中国运营的模式非常好。

以下为访谈实录:

赵效民:各位观众大家好,我们现在在中国电信与VMware联合构建天翼混合云服务发布会的现场,今天也非常容幸地邀请到了VMware的CEO Pat Gelsinger先生参加我们这次专访。在专访开始之前先请Pat先生简要介绍一下今天发布会的主要内容。

Pat Gelsinger:首先非常感谢能够给我这个机会来接受此次采访。谈到今天我们要做的这个发布会,其意义是非常重大的,我们将会与中国电信签署谅解备忘录并正式对外发布,中国电信将使用VMware的为天翼混合云提供技术来服务中国。我相信中国市场正在发展之中,而中国电信也确实处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来提供这样的一个服务。

赵效民:今天的采访其实我不应该只专注于混合云服务,Pat先生专程来到中国,我们想把话题放的更大一些。首先第一个问题还是想问一下Pat怎么看待2014年到目前为止企业级IT发展的趋势?在这一趋势中我们也看到了很多新的公司涌现出来,VMware怎么看待目前趋势下自身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Pat Gelsinger:确实目前从信息技术产业来讲,世界处于一个大的转折期,大家都说这是一个技术大变革的时代,而IDC也曾经说过,继CS架构之后整个IT正在进入移动云时代,冠之为IT第三代。我们的宗旨是帮助企业客户更好地节约他们在CS架构时候所进行的投资,帮助他们打造移动云新的基础设施,所以这样一种大的转折毫无疑问给传统的IT厂商带来了许多的挑战,但对于新公司而言则代表着巨大的机遇。这也是为什么看到了很多创业型公司的出现。对于我们VMware来说,这个时代确实是有非常多的机会,因为我们的技术为我们在这样一个市场上奠定了良好的位置。

赵效民:我们知道VMware隶属于一个很大的家庭,这个家庭就是我们众所周知的EMC联盟。在今年5月份的EMC World上,Pat作为一个重要的嘉宾参与到了主题讲演当中,我们也非常关心Pat你怎么看待业界所定义的EMC联邦,在联邦里面VMware自身的使命和地位是怎样的?

Pat Gelsinger:谈到EMC联邦我们知道,它是由EMC、VMware和pivotal三家公司组成的一个战略联盟,事实上我们提到的每一家公司都是独立运作的,这三家公司在战略上是合作的关系,但是同时在自己战略发展战略上保持自身的独立性,比如说我们今天和中国电信所做的天翼混合云,就是我们VMware自己生态系统打建中的合作伙伴的经典例子,谈到整个EMC联邦,他们各自独立但是又密切配合的关系,因为刚才我谈到目前正处在行业大变革的时代,风云涌动,为了是现在市场上的成功,我们必须能清楚的辨别我们的朋友和对手都是谁。

赵效民:也知道Pat今天来到中国其实是参加今天的中国电信天翼混合云服务发布会,也知道VMware其实已经在美国和欧洲提供了混合云的服务,我想问一下Pat,我们先不谈中国,就云服务市场来讲VMware现在目前的进度如何?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些相关的数字,我们在美洲和欧洲取得的成绩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相关的策略和战略,在今年有没有什么新的调整?

Pat Gelsinger:您刚才指出的这一点非常的正确,其实我们混合云服务首先是在美国启动的,目前在美国已经有六个数据中心提供这项服务。 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在英国正式进行了云服务的发布,目前在英国已经开始在第二家数据中心提供这项服务。 今天我们和中国电信所发布的天翼混合云实际上是我们VMware此类业务在APG地区市场的第一个发布,我们一贯的模式,先在美国启动,等准备业务模式成熟之后,再把它推广到全球,因此对我们来说今天的发布是非常重要的,事实上我们先在中国发布,今年我们会在APG主要的市场,也就是中国、日本和澳大利亚都陆续能够发布此项服务。

目前我们混合云服务增长的势头非常之好,尤其我们是提供企业级混合云,事实上综合了我们所说的客户驻地的服务以及云服务的优势,所以对于这样一种特性化服务而言,我们的战略是有别于其他云服务厂商的,其他云服务厂商他们的战略主要针对自己服务中心,而我们强调的是和当地市场的政府以及本土的企业,以合规的方式提供这项服务,因此这是我们的差异性,我们也相信VMware在这个市场将会做的非常好。

赵效民:其实业界一直认为VMware在公有云或者说混合云的服务领域里面,其实算是一个后来者,几年前我们也采访过VMware上一任CEO,他其实强调说VMware不会进入云服务市场,我们只会做基础架构的组建级的产品解决方案的提供商,现在时过境迁物是人非,VMware也进入了云服务市场,我们知道VMware在私有云是无可争议的领导者,您怎么评价VMware在公有云或者说混合云服务市场的地位和我们目前的表现?

Pat Gelsinger:在私有云里我们VMware毋庸置疑是一个领先者,当我担任VMwareCEO之后,用不到几个月的时间,我们立刻确定这样一个战略方针,为了很好的推动公有云的发展,我们自己就必须成为一家公有云服务的提供商,从而才能够更好的学习公有云的技术,打造这方面的技术,他需要大量的软件方面的工程技术开发,去建立自己的云堆站,进行非常好的运转,整个VMware团队,在我确立的战略之下快速的统一目标,齐心协力采取了行动,当然在公有云的领域,我们需要赶上亚马逊这样的云服务供应商,但是VMware在混合云方面是拥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优势的,因为谈到私有云,目前在全球我们驻地所依托于我们的技术虚机数量达到了四千万台,意味着我们虚机数量,我指的是驻地运营的远超亚马逊、谷歌、Facebook这样一些公有云服务供应商加起来的总和,还有包括微软。事实上公有云方面,我们承认需要去赶上,但是在私有云方面我们的优势也是无人能及的。

赵效民:首先恭喜您,在我看来您做出了一个正确的抉择,进入了必争之地混合云的服务市场,其实我们接下来看,我们也知道VMware有三大战略方向,今年应该还没有变,我们知道他是软件定义数据中心,我们可以理解为面向私有云的方面,还有一个混合云服务,另外一个是EUC,我们看到了混合云和SDDC是VMware两大非常重要的战略发展方向,我想问您一下您怎么去看待私有云的发展和混合云发展之间协同的效应,您是不是也会认为两者发展最终会达成一个协同的最大化,因为我们也知道现在很多企业的虚机是建立在VMware的vSphere基础上,他们在选用混合云服务的时候,可能更愿意采用他的一种相同对接架构混合云服务,在您看来这种协同效应是否存在,如果存在的话,双方达到最大的协同效果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现在我们离的还有多远?

Pat Gelsinger:我觉得您的观察非常正确,目前有很多的VMware客户,使用到vSphere这个产品运转他驻地的虚机,你刚才也谈到SDDC,确实我们觉得目前全球已经有五十万名VMware企业级客户,他们已经享受到了您谈的驻地私有云和混合云,共同使用同一云堆这样带来的协同效应,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知道对于软件定义数据中心而言,有管理工具,有虚拟网络有虚拟存储这样不同的层面,其实对于协同效应而言,客户所获得直观的感受,他们原来熟悉的是驻地虚机管理的界面,用户的界面,当他们把虚机迁移到我们所说非驻地设施之上的时候,他们发觉用户界面是非常熟悉的,所有管理的方式还有安全的策略,管理的策略都是一样的,所以事实上我们现有的很多的VMware客户,已经很好的从协同效应中受益了,事实上今天你说的协同效应已经体现出来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今天和中国电信所共同做的天翼混合云的发布,是非常好的一个开拓。因为我们已经在中国看到了私有云市场这样一个长足的发展前景,因此在这个时候在中国发布混合云也是非常好的时机。

赵效民:其实谈到混合云服务,我们也看到在中国VMware来的并不算早,之前来的几家都宣称自己是能够提供混合云服务的,您刚才也提到了VMware混合云服务是非常专注于企业级市场的,IBM的Softlayer也说我们是企业级的云服务,我们跟AWS和Microsoft Azure不一样,你怎么去看待或者您怎么定义混合云?其实很多人感觉混合,觉得基础的虚拟机的迁移就可以算是混合,有些人觉得必须得业务之间的数据往来才是真正的混合,VMware所定义混合云服务的标准是什么?您怎么看待所谓企业级混合云服务该有的一些能力?您怎么去评价我们在中国所面临一些对手们,他们的混合云在您眼中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准?

Pat Gelsinger:谈到混合云的服务,必须能够实现驻地和非驻地两个环境之间的无缝运营,对于客户来说他可以自由的选择,我现在是驻地的还是非驻地的。而这两个环境之间,两个环境比较他们必须有统一的安全的模型,统一的安全的策略还有管理的工具,可以说VMware在这方面拥有独一无二的优势,也就是目前在驻地虚拟化的市场份额,我们是70%到80%,这是其他的竞争对手所不拥有的,如果他们要实现两个环境的把控,就意味着必须建新的一层来去合并环境,以提供混合云的服务,对于我们来说很简单,我们就建在原来的vSphere的基础之上。

比如说公有云说法就是非驻地的环境的灾备,我们只需安装一个小的做DR的工具就可以了,同样对于工作负载的均衡也是一样,还有很多客户他说我的测试我的开发工作放在公有云上,经过测试开发验证之后我再把它移回到驻地,那对于这样一个混合云服务来说,对于客户这一点是非常容易能够做到的,当然IBM、AWS还有微软他们都是一些非常大型的IT公司,VMware认为他是我们非常有分量的一些好的竞争对手,但是谈到VMware,我们在虚拟化市场上有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而中国电信是中国市场上数一数二的服务供应商SP,所以我们两家公司今天的合作是强强的联盟,我们相信在这样一个市场上,我们的优势是别的企业所比不上的
赵效民:经过刚才Pat的介绍,我们相信很多中国用户应该对混合云服务的标准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了,并不是仅仅简单的一些虚拟机的迁移,这样一个问题可能更敏感,我们知道很多人认为公有云服务有一个重要的优势是成本优势,我们也看到了云服务的巨头们经常在做价格战竞争的举措,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云服务商之间的价格战,在您看来公有云或者混合云服务来讲,如何让我们用户看到,除了价格战,初始价格之外一些更具价值的一些后续成本优势?

Pat Gelsinger:事实上做混合云服务,绝对不是通过价格战这么简单的事情来引起竞争的。其实对于混合云服务的用户来说,比成本更重要的是实际上获得的价值。 我们能够让客户通过混合云的使用,提高总体运营的效率。举一个例子来说,如果有的企业客户要把应用迁移到公有云上面,就意味着他要对他的应用进行重新的编写,这个成本是很高的。你的应用要做编译,要使用新的工具,并对你的开发人员重新进行培训,所以可以想象这个成本有多高。所以我们强调公有云和私有云之间无缝的工作负载对接,它能够很好的提高数据中心的利用率。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你现在的数据中心只有50%的利用率,有另外30%要用作数据中心负载的灾备工作。但是你如果把自身数据中心30%的空间释放出来,把灾备的工作完全交给公有云去做,就能够极大提高数据中心的效率,而且我们可能还剩下20%可能走测试和开发,但如果把测试和开发也放到公有云上来做,这样一来你的数据中心的使用效率一下就提高上来了。所以我们每当在谈混合云服务的时候,绝对不像一些非常低级的宣传。我们强调每GB存储的成本、每个虚机的成本,这就是我们强调的混合云真正的价值所在。

赵效民:在主流的云堆建设里面有一个技术非常热门——Openstack,Openstack也获得了很多传统企业级大厂的支持,比如IBM、惠普,他们推出的混合云服务大多数都建在Openstack的基础架构之上。您刚才也谈到了很多混合云的标准,Openstack也能做到,而且也能很好地兼容VMware的基础环境,那么在您看来VMware基础架构技术堆建跟Openstack技术堆建相比有哪些具体的优势吗?用户如何去选择云服务的平台基础?我们也知道IBM的Softlayer是建在Openstack,惠普的Heding云平台也是建立在Openstack,在您看来跟Openstack相比我们VMware重要优势是哪些?

Pat Gelsinger:问题的角度可能跟我们VMware对于Openstack这样一个关系的角度是不一样的。您问的问题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认为Openstack与VMware不是对立的关系,Openstack是什么?它是一系列开放的接口。API提供给那些想建造云的用户,我们VMware实际上是把Openstack中的诸多开放API接口加到了云的堆站中,从而给客户更多的灵活性和选择,其实现在有很多的客户,他们做云但不自己去开发,他们直接用了VMware云堆站就可以直接建起来。所以还有一些客户,大型云的服务供应商比如说eBay,他们自己想建一层,那么有一个问题,我们可以到我们的云堆站之上添加自己的层,这都是可以的,所以我们认为不是VMware与Openstack相对,而是VMware联合Openstack这样一个关系。 而很多云服务供应商,实际上他可能有一些自己个性化的要求,即使这样用我们VMware的Stack也没有问题,我们允许他在这方面发挥,自由选择。

赵效民:其实涉及到今天发布会的主要内容——中国电信采用了VMware云堆建技术来构建自己的混合云服务,这个话题就回到中国了。您怎么看待中国目前混合云的服务市场?是不是在您看来,它还是处于一个初级的阶段,我们在中国提供的混合云服务跟我们在美国和在欧洲提供的解决方案是否有什么不同?或者在您看来,是不是由于很多的云服务巨头都在美国,您会觉得VMware混合云服务在中国所面临的竞争压力会相对少一些?

事实上我觉得你这个问题问的非常棒,这是一个在快速增长的混合云市场,并且客户也在意识到混合云的价值。虽然中国市场比欧美市场稍有落后,但也不过就是一年的差距。确实我觉得这个市场是处于一个新兴的阶段,正在成熟期的早期,因为客户意识到了这样一个巨大的价值,所以我们预期这个市场在未来三年会有25%的增长,所以我们今天和中国电信做这样一个合作,确实时机好,机会大。 中国电信在中国拥有非常庞大的数据中心,又有雄厚的网络基础,但是我们也知道云的市场不管在那个地理区域,它的竞争必然是非常激烈的。 其实你刚才也谈到了这样一些大的云服务供应商,虽然是国外的,但是他们在中国客户面前已经亮相了,但是话又说回来,我们认为我们选择的这种混合云在中国的运营模式非常好,中国的客户看到的是一个中国本土的大型服务供应商,用着本土的网络驱提供服务,这必将增加他们的信心。

赵效民:我们也非常感谢VMware带给了我们一个新的选择,其实我们接下来想看到的是说就到此为止了吗?还是说这其实只是VMware混合云服务进入中国的第一步,接下来有没有什么新的打算能给我们透露一下?中国电信是不是排他性的合作?还是说我们可以再有其他的合作伙伴?在中国生态环境建设方面,我们会有哪些具体措施来去增强我们混合云的吸引力?

Pat Gelsinger:首先我想说我们在中国公有云方面的合作伙伴计划,比如说其中一个很大的项目就是VMware的服务供应商合作伙伴计划,在中国市场已经有好几家参与成员。 他们选择使用VMware的软件作为他们云服务的技术基础。 我们和中国电信此次混合云的合作伙伴关系,对于两家公司各自来说都不具有这种你说的排他性,只不过我们认为中国电信是我们VMware非常喜欢的优选合作伙伴,考虑到中国电信的业务规模、它在中国有这样一个重量级的地位以及它自身具有的优势。 确实我们看到混合云市场本身来说是处在发展的早期阶段,对于我们双方来说我们认为合作创新的机会是非常巨大的,因为目前提供的是最基本的基础设施即服务的服务。 目前我们第一期是在北京数据中心提供这种服务,但是未来我们会在中国地域覆盖上有更多的扩展,我们会不断的开发新的云服务,比如说混合云的服务,共同地做一些市场开拓的工作,提供更多像托管的服务、公共云的服务,甚至一些驻地的服务,所以我们认为双方的合作是一个非常好的契合。总结而言,这是VMware对于中国的云服务市场下的一个大赌注。

赵效民:最后一个问题,其实我们也感谢Pat给我们带来新的选择,最后也给您一个选择,让您用一句话总结一下面向我们中国消费者,面向中国用户证明一下,或者宣扬一下VMware混合云服务是更好的选择。

Pat Gelsinger:为了满足中国企业级客户在混合云方面的这样一个高端的需求,我们VMware联手中国的重量级的服务供应商——中国电信,共同推出了独一无二的兼具安全管理,以及在服务的无缝性方面混合云的企业级服务。

赵效民:感谢Pat今天用了一个小时时间来接受我的采访,通过今天采访大家也能看到VMware总体的云的发展战略与方针,尤其在中国发展的愿景。其实Pat给我很深的印象,他的决策力很强,行动非常干脆利索,做出了进入混合云服务市场的决策只用了几个月时间。我们也希望在未来的几年里面,我们也能看到Pat以这种风格在中国推进他的云服务,最终带给更多的用户以更多的混合云服务的选择,在此祝愿VMware在中国的业绩节节日上。

Pat Gelsinger:谢谢。

综合评分:8.03 分
云能力:8.4 分
营业额:37.7亿美元[2011]
云服务:VMware云基础架构套件

查看更多 >>

推广二维码
邮件订阅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

重磅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