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

知识库

知识库 安全导航

至顶网CIO与应用频道《云云众声》第90期:久久不见 新年第90期有新精彩!

《云云众声》第90期:久久不见 新年第90期有新精彩!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本期的云云众声将讨论三大话题:1.CES 2015,探索个人云时代的机遇;2.消费存储公司为何垂涎企业市场;3.全闪存阵列重回SAN大家庭前景美好?

来源:ZDNet CIO与应用频道【原创】 2015年1月12日

关键字: 云云众声 CES 存储 全闪存阵列 SAN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ZDNET至顶网CIO与应用频道 01月12日 云云众声:本期的云云众声将讨论三大话题:1.CES 2015,探索个人云时代的机遇;2.消费存储公司为何垂涎企业市场;3.全闪存阵列重回SAN大家庭前景美好?

云云众声栏目链接:http://voice.zdnet.com.cn/2014/1212/3041590.shtml

嘉宾观点提炼:

【00:00】CES 2015,探索个人云时代的机遇

消费电子大展CES 2015,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可穿戴设备今年依然是个比较大的重点,智能家居也是热点之一,3D打印今年是去年规模的两倍,再也不是属于个人的消费产品,对小企业的意义重大,今年也谈到了8K,电视屏幕越来越大,硬件技术不断提升,但是资源方面仍是短板。对于厂商来说也有相应的挑战,前端设备都采用所有的资料都上传到云端,之后处理这样的模式,对厂商的数据处理和云计算能力提出要求。前端的设备其实都是厂商的综合实力的体现,总结来说,端和云、后台之间是密不可分的,所以这对于我们消费类的电子厂商来讲都是一个考验,他们必须要有一个让自己具备企业级IT厂商的思考能力,来去构想它未来的一个发展蓝图。

17:00】消费存储公司为何垂涎企业市场

相比传统厂商依靠的不可替代的高端技术,经过电子化、数字化后已经有了不同的发展,理论上来说厂商进军一个新的领域越来越简单,所以准入门槛带来了固态盘的兴盛,固态盘厂商们起来之后它必然会看到它所有能看到的固态盘的应用市场,同时,企业级的客户最主要的诉求是可靠性、性能,对于价格却没有太高的要求,而市场竞争是没有情面可言的,有能力的厂商都可以去抢占。 所以说这么来看的话,像SanDisk这一类原来在传统硬盘世界里边根本见不着影子厂商,借助于固态盘杀向传统硬盘的业务并不奇怪。

【33:30】全闪存阵列重回SAN大家庭前景美好?

先来界定一下所谓的这种阵列和这种SAN存储的区别到底是什么,存储阵列其实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存储功能的一个设备,它可能是专门为存储而生的企业级的这样一个存储产品,里面可能都是不同的硬盘或者怎么样的。当然这些阵列它有这种集中式存储的特性,可能也能在这种存储局域网里去做这种相关的数据的存储的承载。SAN存储系统它应该是一个更高级的定义,就是你在这个系统上应该能实现更强大的这种存储的管理功能。某些存储阵列已具备了某些SAN的特性,但其属性还是一个存储的设备,比较单一。所以说在这样整体大环境里面,需要有一个相对来说通用的标准,把这个整体的市场给串联起来或者说更好地发挥出它应有的一个能力。 新兴的全闪存阵列是很多初创公司先打入市场的一个产品,这个可能会让很多公司就措手不及,但其能不能打动客户也要看客户的具体需求。

以下为访谈实录:

杨昀煦:各位网友大家好,咱们可以说认识好多年了,但是这是新的一年,我们在新的一年又一次相见了。

赵效民:对,而且可能之前有好几期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空了几期,今天也算是新年正式回归。

杨昀煦:而且今天是三九,特别冷,我们这个节目也特别巧的是在第90期,今天您要是看着了可能就是赚到了,好久也没见了。这段时间我们当然也是没闲着,虽然过了元旦,我们的记者也是奔赴了特别远地方跟我们的CNet合作做了一个直播,现场直击CES这个大会,这个大会说挺忙碌的,展台特别多,我们的记者都说这是体力活,像三星,宝丽来,英特尔都有更新。但是展览上有哪些奇葩产品呢?

赵效民:这个我们现在还在等前方记者的电话回拨,我们先大概聊一其实CES熟悉的人应该都知道,消费电子大展的英文缩写,每年CES其实按理说跟ZDNet原来的定位是关系并不是那么密切,CES都是展示的消费类的这种IT的产品和硬件,但是对于我们ZDNet专注于企业级IT。为什么我们这次还要着重去谈CES呢?因为我们认为消费电子或者说消费类的电子应用模式已经对我们企业的生产产生很大的影响了。

我们现在前方的商务副主编陶靖婕的电话已经进来了,我们先听听他怎么说的。

您好。

杨昀煦:陶主编好。

赵效民:这里是《云云众声》的录制现场,我们现在正好等你的电话进来,想让你跟我们聊聊这次CES 2015年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大展总体的印象是怎样的?

陶靖婕:我觉得今年的CES比去年热闹,我们在主展馆也看到了很多最新的产品,而且我对CES总结了6个关键词,分别是无人驾驶汽车,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路由器。

赵效民:你能不能大概介绍一下从CES看到了未来我们怎样的一种生活场景呢?

陶靖婕:我可以先从这6个关键词分开来讲一讲,关于无人汽车可以说是今年CES的一大趋势,汽车也正处在越来越智能,互联程度越来越高。今年在CES上包括有10家厂商发表了展示了包括有奥迪,大众,丰田,宝马这些一线的牌子。此外也有大量的科技公司也试图借力高科技汽车的发展热潮来推动自己公司的发展。

对于可穿戴设备今年依然是个比较大的重点,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形态,各异的产品,不只是戴在手腕上,穿在身上的,还有戴在头上这样的设备。可穿戴设备也做得越来越精致,有一个问题,它还是跟去年一样,厂商们收集完用户的行为数据之后,缺乏了对其分析,我个人还是比较期待今年发售的IWatch这样的产品。

关于智能家居它其实与和穿戴一样也是从去年延续到今年的一个热点,一提到智能家居不得不提到是厨房的电器的产品,包括三星和LG也推出了与智能家居相关的洗衣机,冰箱,音箱之类的,他们的展台也特意搭建了这样的家居环境来展示,这些产品相比去年越来越趋于成熟。

3D打印从去年3D打印今年是去年规模的两倍,不管是从企业人数还是参展的品牌来讲。3D打印再也不是属于个人的消费产品,但是它对小企业的意义确实非常大,因为有大量的企业已经进入到这个领域。因为新兴市场总是会从一个不成熟走向成熟这样一个过程,我们也希望将来我买的产品中3D打印技术出来的。

对于8K去年大家谈的都是4K,今年就谈到了8K,电视做得越来越大,我们看到去年有70,60寸的电视,今年直接跳到了100多寸,这也是我们所乐见的,但是不得不说我们硬件层面的产品可以说非常牛,但是资源方面确实是一个短板。我们看到现在4K的片源其实很多都是从普通的视频转到了4K的视频。8K的情况就更加捉襟见肘了,连8K录像机的资源都不是特别多,不过即便如此,技术依然是向前推进的,我依然是比较看好8K的前景。

对于游戏来讲与可穿戴设备结合的游戏和虚拟现实技术,就是正在迅猛发展,但是今年的数字要比去年数字高了很多,而展台上面也能看到很多虚拟现实的体验环节,当然游戏的技术也是在推陈出新的,英特尔展台有这样的一些设备,对原点进行扫描之后可以将用户的头像嵌到游戏中去,让玩家在游戏中使用自己真实的面容进行游戏,这样也可以更加真实,更加好玩。

赵效民:非常感谢,其实从我们的ZDNet定位来讲,你有没有挖掘到一些什么对于未来企业的运作模式的一些可能的影响?看到了很多这种前端的这些设备,这些展示,包括汽车,可穿戴设备,还有不同的消费类的硬件,还有可能的一些更加智能化的新兴的这些设备,你们觉得对于相关提供服务的厂商他们来说又带来怎样的一种挑战?

陶靖婕:我认为首先就是从升级数据的这个环节,因为虽然我们是看到了前端的产品,但是现在依然是从前端到后端它有一个相互关联的过程。比方说我谈到的可穿戴设备如果说厂商所谓的卖出去1万台,它对后端大数据部署有非常重要的一环,它也需要对这些数据进行采集分析,以及传输的过程。虽然说今年CES中我们看到了很多像是可穿戴,无人驾驶汽车,8K这样的一些东西,我们还是能够看到商用PC以及手机这一类的产品,而且手机虽然说是一款消费级的产品,手机的屏幕也在越来越大,很多的商用人士已经拿着自己的手机作为BYOD这样的设备,他们也是通过手机来连接云端,把所有的资料都上传到云端,之后处理这样的模式。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存储的产品,大家现在看到了消费级,比方说希捷出的7毫米的这样一款硬盘的设备,这些设备都是在越来越轻薄的方式来往下走,个人用户已经非常重视个人云的发展。企业级对于这些厂商企业级,云计算和大数据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赵效民:非常感谢,知道您很辛苦,现在是拉斯维加斯凌晨的零点10分。

陶靖婕:对,应该是零点。

赵效民:赶紧休息,应该也要回国了,也祝你一路平安,顺利回国,再见了,谢谢。

陶靖婕:多谢,再见。

杨昀煦:看来消费级的还是比较吸引眼球,但是企业级作为一个后盾也是挺重要的。

00:10:24

赵效民:其实我觉得陶靖婕在前台给我们展示的东西,其实给我们打开了未来的个人生活的种愿景,但我们也知道现在个人的生活已经越来越离不开企业在后端提供的服务了,很多东西其实是相辅相成的。你说你现在手机玩得很欢,但是手机上很多的应用,尤其是跟你个人生活平时要用到的这些相关的信息服务来讲,是跟后台的建设密不可分的。比如说你在网上订餐,买电影票,查个地图,做个导航,其实你用得很爽的时候就验证了相关企业后台的实力,这个是毋庸置疑的。

我们也看到了像汽车,电子智能化的这些自动的驾驶,它凭的是什么?其实也是厂商的综合实力的体现。还有可穿戴设备,可穿戴设备其实在我看来是一个非常微妙的一个环节,我个人并不是非常看好可穿戴设备在今年的发展,为什么呢?我觉得它还没有到一定的火候,所谓这个火候并不是说智能穿戴设备本身的技术还不够成熟,而在于说支持这个设备发展的这种外围和配套技术可能还有很大的制约。比如说电池,你这个电源,你说你这个手表功能很强很高了,但是你不觉得现在我们家里面这种充电器太多了吗,买一个手机就一个充电器,可能你那边PAD的一个充电器,笔记本电脑有一个充电器,未来手表还有一个充电器,智能手环还有一个充电器。当然很多充电器是可以共用的,都是micro USB的接口,但往往你保不齐我两个设备都没电了,我怎么去充。

这个时候传统可穿戴设备我觉得它要真正发展起来的时候,第一个是功能性的,就是说你是不是让人觉得我非用你不可,因为我周边好几个朋友原来都是玩手环的,智能手环玩得开始很高兴,第二天看自己的睡眠质量,你的深度睡眠长,怎么着,玩得很高兴,一个月以后不用了,为什么不用了?觉得太麻烦,有时候你真的忘了充电,有时候时间长了也就那样了,也就是看看图个新鲜。

我觉得可能现在除非你是老年人,或者你给父母配一个智能手环,每个礼拜过来看看一个礼拜的情况,但是这个情况现在还没有达到,比如说我给我父母买一个智能手环,我期望是这个智能手环上的数据能实时传到我手机上来,要求这个手环上不仅仅要有一个蓝牙的功能,蓝牙就是我跟我的手机之间要有一个能互通的,还要保证它是真正能联网的。当然一联网这手环就必须要有WiFi的功能,或者说有这种4G的功能,3G的功能,这又是一个耗电的大户。

我作为父母都是70多岁的人,他们会充电吗,或者他们会不会忘了充电,哪天我一看怎么没信号了,是不是我父母有问题了,赶紧的,但是你要不能实现这个东西,对于我们这种所谓的真正互联互通的世界来讲,其实智能硬件所发挥的余地还是小很多的,你必须要通过手机的中介过来才能联网,本身的电池寿命又是一个很大的制约,所以我不认为智能硬件会非常火热,但是它这个概念是一个很好的概念,我并不否认这个智能硬件的概念和它未来对人类生活的意义,我并不否认。但是我觉得这个东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就是它外围支持的技术,你是不是有更便宜更低耗的成本更低的互联技术,你有没有一个更长久的电池保障的技术,这可能都会制约对于智能硬件的发展,包括你智能家居这些,智能家居好一些,可以在家里面就蓄电了,但是未来什么样的一种应对,就是生活的自动化模式。

有的时候这个智能真的是很重要,你说我智能了,但是有的时候这个机器可能它有时候自作聪明反而给你办坏事,这一点来说也需要我们掌握好临界点,这个是我从CES上个人的体验。

总结来说,端和云、后台之间是密不可分的,原来可能相互是分立的,都是靠本身自有的技术创新,比如说电视它可以直接的,我一直到8K,但是现在我相信8K的电视不仅仅是分辨率上的东西,肯定联网功能是必备的,然后你怎么跟相关的内容平台,资源平台打通,也是应该要考虑的事情。所以这对于我们消费类的电子厂商来讲都是一个考验,他们必须要有一个让自己具备企业级IT厂商的思考能力,来去构想它未来的一个发展蓝图。

17:00】

杨昀煦:所以说消费级其实还挺吸引人眼球的,但是我们在这肯定时间不够也不会谈得那么全面,不管我们谈到没谈到,大家去搜那个专题,有一线记大家直播专题,你想看什么都能有,小推销一下。

我们接着说消费级,比较好的是大家都在关注,可能出现一些新鲜玩意大家都愿意去看,现在SanDisk存储级消费的厂商它又想进军这些企业级,我觉得企业级可能进军起来比较难吧,毕竟企业要求比较高。您觉得它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这是我们第二个话题。

赵效民:这个我可以做一个类比,这个类比在于说汽车行业,汽车行业原来我们一谈汽车就是那几个大的巨头,奔驰、宝马,这个牌子相对来说是固定的,为什么是固定的?因为汽车的门槛还是很高的,你要做发动机,你要做自己的变速箱,你要做自己的底盘设计,整体的框架,尤其发动机和变速箱,这个是非常先进的,而且是非常考验厂商的技术。生产起来也是相对来说困难,就是说原来发动机和变速箱基本上占这个车的成本50%多,基本上都把这个车的整体成本占得差不多了,占得很大的比重,而且发动机生产工艺非常复杂。

类比过来就是硬盘,IT里的硬盘,最早的机械化硬盘它的生产工艺也非常复杂,它有自己的磁头,轴承,盘片这些设计。你类比来讲这个轴承加盘片有点类似于发动机,磁头,磁头壁这一块类似于变速箱,这两个其实也是硬盘成本里一个大头。但是它的进入门槛是非常高的,不是说是个人就很容易能够获得这种特别先进的轴承转轴的硬盘轴承的这样一个技术,还有硬盘磁头壁和控制,但凡这种机械化的,要求机械化高的领域都是准入门槛非常高,因为它需要你的知识储备,技能的垂直化的综合性,要求非常高的。

但是,电子化,数字化的东西把这个全给改掉了,到闪存的时候我用一个闪存的芯片加上一个闪存的控制器,我把它套到传统硬盘的外壳里,这就是一个固态盘。固态盘,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讲是个PCB,是个原来做电子这种PCB封装制造的企业理论上都可以做固态盘,我只要从你这买了闪存芯片,从它那买闪存控制芯片,双方都有很成熟参考的设计方案,我照着图纸把这个所谓的工板画出来,做出来,就可以了。

现在其实很多的闪存厂商也都自己在做控制器,你也可以跟他去谈我买,但是这些东西你在原来的硬盘厂商,这个硬盘的轴承,硬盘的马达可能还比较容易买到,有一些中立的,但是现在已经被厂商收得差不多了,有一些中立的硬盘马达。但是,磁头你真的很难买着,磁头一般都是硬盘厂商,像WD和希捷,东芝这些几个原来的,包括日立这几个大的巨头自有技术一个非常的,算是他的一个独家的本领,是不可能贡献出来的,贡献出来也是专利,不可能这么很通畅买卖的。

这么一下进来就相当于现在我们看到说特斯拉电动车,电动车其实也是一样,相对于是非常简单的了,就是一个电池,一个供电模块,供电的一个供给模块,包括怎么从电能变成动能的,还有一个电动机,没了。电动机说实话也都是很多第三方的,因为它并不是从一个汽车的厂商里诞生出来的电动机,电动机其实你去找一些专用的电动机厂商你去定制这个型号,都是可以定制出来的,你再找相关的做电池的,再找这种做电池,或者你自己开发一套电池的管理系统,特斯拉它自己本身的技术,真正是它原创的技术就是这套电池的管理技术,电动机和电池基本都是买来的。

所以说理论上你是个企业你也可以现在做车了,你以前要做个车要买发动机,去找做变速箱,做发动机,你很难找到特别让你合意的,而且发动机之间差别还是很大的。电动机其实这个标准来说更为统一,你只要达到那个标准这个电动基本上就是这样一个,谁家做出来的东西基本都差不多这样一个能力,当然有所不同,这种不同肯定跟发动机之间的差异要小很多,因为它真的是一个很通用的技术。

而且这个电流以电为驱动跟你拿汽油,汽油里还有92号,95号,这些不同的油质,油品的一些要求,电多少伏,多少安,电流是多少,就够了,基本上指标是相当简单的。所以说现在你看乐视准备做电动车了,小米也说要做电动车了,你要在传统的工业里面他们能做吗,他们可能有实力有资金能做,但是你做这个技术积累就相当长,为什么原来这种中国的汽车工业进展很慢,我相信在电动车的时代中国的汽车行业会进展得非常快,因为你看原来的机械硬盘才有多少个厂商,你一个指头基本上能数得过来。但是你现在说做固态盘的厂商有多少,别说企业级还是消费级,所以说这就解答我刚才跟你说第一个问题就是准入门槛带来了固态盘的兴盛,只要你有一定的实力你就可以做固态盘了,就像你以前做硬盘似的,硬盘而且它那个硬盘的封装,原来的硬盘封装都要无尘,特别高精密的生产线,成本也非常高。现在固态盘你说得难听点,手工作坊都能做出固态盘,这不是开玩笑的。

所以说从这个道理来讲,固态盘厂商们起来之后它必然会看到它所有能看到的固态盘的应用市场。这里边就必然包括了原来的企业级传统硬盘的市场,这个市场上的竞争没有什么情面可言,我该抢你就抢你地盘,靠实力来说话,这个程度来讲消费级的厂商它面对的其实是对成本价格敏感的个人用户,但是它在企业级市场里边就是面对那种不是那么敏感的,对成本和价格不是那么敏感的企业级用户。

企业级用户最主要的诉求是可靠性,性能,你能保证我的这种业务的需求,这可能是它最主要的需求。它有一套很明显,很明确的ROI的计算,你这个价格高一点对它来说可能没什么太大的影响,所以说这绝对是一个很肥的市场,但凡有点实力这些公司,包括像SanDisk这是我们新闻里面现在重点提的,还有镁光,英特尔。

杨昀煦:东芝。

赵效民:这些他们在做固态盘,因为东芝其实它本身也有传统硬盘的业务,但是它在传统硬盘厂商可能也就算末流厂商,所以说它在这方面的魄力要比这些传统的硬盘大厂要大一些,像西数和希捷,希捷和西数现在它们要做的,想做到一种平滑的过渡,它现在两边都有闪存的产品线了,但它也有很强的传统的1.5万转的硬盘的生产线。现在的传统硬盘最主要优势还是单位成本的容量,容量成本还是要优于固态盘,但是可能过两年这个优势就不太存在了,固态盘它的容量翻倍,翻番的速度要比硬盘大得多,因为它翻番的容易性要很容易一些,就是说它更便于容量的翻番,这个硬盘因为它是纯靠原来的物理的这种存储特性来去扩展,极限还是很大的。

所以说这么来看的话,我觉得像SanDisk、镁光、英特尔这一类的,原来在传统硬盘世界里边根本见不着影子这些厂商,借助于固态盘杀向传统硬盘的业务,有点类似于像特斯拉这类的新兴的电动车厂商杀向原来由宝马、奥迪、奔驰所把控的传统的这种汽车业厂商这个领地,这个是相似的。

所以说我觉得根本不奇怪,就是说硬盘到底是为什么这些厂商都愿意往企业级里钻,你做这个固态盘厂商,如果你的实力够你都愿意做企业级,很多的做固态盘的厂商我相信他们都想做企业级,只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你看SanDisk决心很明显,都把Fusion-io给收购了,甚至想做这种不仅仅是固态盘级别的闪存了,BCIE的,甚至未来这种闪存阵列的,甚至可能不惜要跟自己OEM的主顾来去竞争市场,这个我觉得都是利益来驱使,我愿意挣多少钱那你管我呢?对吧。

杨昀煦:确实是,我们回到SanDisk本身来讲,首先也有其他消费级的,比如您刚才说的东芝,镁光什么的跟它一起进军这个市场,而且这个传统的硬盘市场里面还有传统那些大厂商在。看来压力挺大啊?

赵效民:是挺大,但是它毕竟对这个公司来说是一个新的市场,你不进入这个市场对你来说这个市场对你的贡献本身就是零,当然您进入到一个新的市场以后不见得肯定就挣钱,肯定有一个临界点,但是你不进入这个市场你连达到那个临界点的机会都没有。所以说有实力的厂商都愿意往新的市场里去努力,而且为了这种努力他可能会做很多相关的动作,比如去收购,它这方面能力不足他去收购,那方面能力不足它去收购,这个公司我一直强调就是你不能老用一个固定的眼光去看它,比如说SanDisk原来就是做闪存卡起家的,存储卡起家的,你就认为它一辈子做存储卡,那不可能的,也许哪天SanDisk还看餐馆呢,都有可能,它是个公司,公司是做生意的,做生意就意味着只要什么生意赚钱,而且我已经准备好了,我有这方面实力,我都可以做。你没有必要把它天生给它去限定它不能做什么。

像英特尔原来最早还是做内存的,后来不做内存了做处理器,就以处理器为主要生产线产品了。后来又开拓了闪存,又开始做了,这是一样的,东芝原来也是做内存的,内存前三大厂商,后来成本压力竞争不过这种韩国的势力了,也开始把内存给撤了,开始全力做闪存的公司,公司的转型和它的调整一直在变,它会根据市场的形势来去改变,但是这种改变可能改到最后也改死了,但你不能说人家就是一成不变,很多公司越改越好呢。

你说像苹果人家原来就是做Macintosh苹果电脑的,你说谁规定它不能做其他的了,你老拿一个做PC的做台式机厂商的看苹果,它为什么最后能做一个Ipod这个MP3,后来又做手机去了,你能限制这个公司干什么吗?像中国湘鄂情这个卖得好好的,还能做云计算、大数据,当然咱不知道这个转型到底成不成功,只是我举这个例子在于说你不要把这个公司给它定性化了,不应该,它为什么进入那个市场,干嘛不能进入。我觉得就是国外的媒体或者说有些新闻的报道这个出发点就有问题,我觉得哪怕说哪天俏江南出固态盘我都没有任何的惊讶,如果说它准备好了,如果它找到一个很牛的合作伙伴,俏江南牌固态盘,最火辣的固态盘,可以,没有问题,是骡子是马里拉出来溜溜,没问题。

所以说我一直是这么一个道理,就是说进军哪个市场真的没必要大惊小怪,只是你要从看它,如果它原来不是在这个市场里边的所有厂商都有可能进入到这个市场,只要他觉得这个市场对它来说是有利可图的,而且它是有能力挣这笔钱的,它就进来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33:30】

杨昀煦:可能有些评论者也是出于担忧吧,因为压力挺大的,市场现在这样,竞争压力这么大,可能有一些担忧。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大家抱团走比较合适呢,还是单打独斗比较合适?下面我们就说一下全闪存阵列这个事,原先它是在SAN之外的这么一个全闪存阵列,说它现在要回归,所以您觉得它是独立的时候更有大放异彩的机会,还是回归以后它更有利?

赵效民:不能简单这么说,我们现在来去界定一下所谓的这种阵列和这种SAN存储的区别到底是什么,我个人先这么定义,存储阵列其实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存储功能的一个设备,它可能是专门为存储而生的企业级的这样一个存储产品,可能按U来计算,几U这么一个阵列盒子,里面可能都是不同的硬盘或者怎么样的。当然这些阵列它有这种集中式存储的特性,可能也能在这种存储局域网里去做这种相关的数据的存储的承载。

但是,在我看来这种所谓的SAN存储系统它应该是一个更高级的定义,就是你在这个系统上应该能实现更强大的这种存储的管理功能,比如像一些重复数据删除,自动经典配置,还有任何这种新兴的管理的这种能力,这个是集中式存储的一个,SAN存储系统高端存储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

其实现在所说很多原来这种阵列,这个阵列来讲其实有某些阵列它已经具备了某些SAN的这种特性,但是它的属性其实还是一种,按传统来讲它就是一个存储的设备,比较单一,比如说像IBM的Flash System就是很单一的一个存储阵列,它并不算成一个高级的存储系统,虽然它的性能还是很不错的,但是你要从一个综合的眼光看它,它并不算是一个高端的存储系统。但是,高端的存储系统并不是这些初创公司的一些目标,像我们知道的一些Violin这些新兴的厂商,他们做这种存储产品也开始想去做自己的生态,这也是现在目前存储全闪存阵列市场的一个问题,各家有各家的方案,然后还并不是很统一,自己的闪存管理方式方法,它的技术也都是非常各有特色的。

所以说在这样整体大环境里面,需要有一个相对来说通用的标准,把这个整体的市场给串联起来或者说更好地发挥出它应有的一个能力。

从传统的用户他们所用的SAN其实都是那些老牌的厂商,像IBM,EMC,HDS,惠普,这类的厂商他们的SAN产品线到底是怎样的,这种高端的存储系统,现在很多的高端存储系统也开始具备这种闪存的能力了。

但是,它在整体的市场声音好像不如新兴厂商那么洪亮,大家都看着新兴的初创公司都觉得一个比一个牛,觉得老牌的都不行了。其实像老牌的,像EMC它也收购了Xtrem IO,它其实也是做这种全闪存阵列,但是它跟自己的这种高端的SAN存储还有比较明显的区隔,包括终端存储都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区隔。就是某些厂商当中也看到单纯的flash这个全闪存的阵列是有存在价值的,可能有些客户并不需要那么高级的SAN的功能,它就是我要一个,甚至我直接存储来用它都是可能的。

但是,作为整体的市场趋势来讲,你不知道,你可以认为说是闪存阵列向SAN去拥抱,去投奔了,可以反过来你认为SAN是向全闪存阵列学习,拿来来用,我也要具备你这样的能力。所以你看HDS和惠普最新的SAN的系统来讲,它的闪存的能力都已经非常好了。而且它的控制管理能力已经具备了能让客户不放弃原有的使用习惯,操作界面,就能利用到最新的全闪存阵列的能力和性能,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进步,能让用户,尤其那些老的SAN的用户,能让他们很平滑过渡到这种全闪存的时代,我觉得这反过来说其实也算是老牌厂商的一种进步,改良,或者说是对市场的一种反攻。

新兴的初创公司它本来起步,虽然说都是做全闪存阵列的,但是他们在总体的积累方面肯定跟老牌厂商还是不是那么,就是没法比,在打动这些老牌厂商客户的过程中,他们肯定会遇到很大的阻力,这个时候老牌厂商又推出了自己的全闪存产品,融入到它的SAN的系统里边,我觉得对于新兴厂商来讲它的顶端是有压力的,但是我觉得这么着可能大家会到一个泾渭分明的新的界限,初创公司可能就在于这种全闪存阵列和它新兴的全闪存阵列自有一套标准,市场可能会泾渭分明一些,传统的你看NetApp它也做了不同的闪存的产品,它有它自己的专门出的FlashRay也是纯的全闪存阵列,不带某些高级的存储的管理的这种能力,也不带有特别高端的联网的能力。但是它也有另外两款也都是具备传统的SAN的特性,所以说大家可能现在都找到了某种,把这个产品线可能都补齐了,除了从纯的AFA,我们知道全闪存阵列,All Flash Array,往上走,然后到最高端的SAN,我觉得都会被闪存化,我觉得这个是必然的趋势。

但是,大的厂商自己先这么做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我觉得未来我们也希望能看到更好的这种全闪存的SAN的这种解决方案,而且我觉得最终可能还是会回到原来硬盘的时代时候,大家的一个互通有无,或者相互支持兼容的这样一个通用化的平台环境,我觉得那可能是一个愿景。

00:42:08

杨昀煦:其实说如果用户选择不管是全闪存,或者是SAN这个体系,完全是靠他自己决定的,他需要什么他就去装备哪些。所以这两个文化可以合在一起,比如说全闪存阵列在SAN的体系里面也可以,它单独出来也可以,也没有存在哪个?

赵效民:但是,在一些传统的应用场景里面,它们是需要闪存这样的能力,就是说闪存的性。当然闪存也不见得百分之百去适应所有的工作场景,在某些场景里边它可能性能并不是那么突出,在某些场景里面它的成本也不是那么有优势,甚至是劣势,这可能都是对于用户来讲需要考量的。

但是,作为SAN这个系统本身来讲本身它就是高端的系统,用户已经把它这个系统的定位很明确了,要提供一个最强的系统级的性能支持。所以说对于用户来讲他们希望说能在这个SAN里面去把闪存的问题解决掉,而不是说我非要单独再去做闪存的阵列,然后可能再给它做一个相关的存储的解决方案,对于客户来讲可能并不是一个最好的办法。现在它往SAN的角度去普及,原来用SAN的用户就可以意味着他们可以平滑使用了,你的操作界面你的用户习惯都不用去改变,因为你的存储系统软件没有变,只是厂商们把它们赋予了新的能力,让它们能支持全闪存阵列的管理,我觉得这对于SAN的系统来讲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进化。

因为全闪存阵列它是新兴的,它是很多初创公司先打入市场的一个产品,这个可能会让很多公司就措手不及了,尤其是像针对这种插在服务器里边的PCIE的这个,其实已经让很多存储厂商很难受了。因为如果你只追求IOPS高性能的访问,这个PCIE的卡已经够了,你不有在外边再带一个需要多个硬盘来协同共同来去凑成一个高IOPS这么一个存储系统,它一张卡就能解决掉了。

但是,有些情况下它还需要更大容量的闪存的时候,你这个机器本身的PCIE肯定不够用了,而且你要是做一个更大的容量的扩展,你以服务器为单位做这种扩展可能有点得不偿失,你还是需要外部一个专有的存储系统。所以说分布式的存储和专有存储未来肯定还是并不是说谁替代谁,或者说谁比谁更具备优势,还是要看具体的工作场景。新兴的厂商看到这个需求的时候,一方面以这个PCIE卡进来,一方面以这种外置的这种整体化设计的全新设计的你的控制器什么这种盘槽盘位什么的,可能全重新设计的全闪存阵列,可能里面都不是硬盘的这种外形形态,都是内存条的形态,比如说像IBM的Flash System他们都是这样的一种全新设计,我不用你原来硬盘的架构,反过来对于我这种闪存的架构是一种性能上的浪费和制约,我全新设计,设计出来以后这些产品起来了,大的厂商也看到了希望,他们有些厂商就开始收购,像EMC就把Xtrem IO给收购了,变成它的一个新的产品线。但是这个产品线它没有融入到本身的SAN里面,它原来的这种像VMAX这些产品线里边,其实原来没有很好去融入闪存。

现在大家都在往这边努力,就是说全闪存并不仅仅是全闪存阵列的一个专利了,它未来在这种高端的SAN里面它也会有一个更好的更平滑的一个过渡。像NetApp也是这种FAS系列,叫FE还是什么系列,有三个档次的,但是它还要最终做一个纯的flash 来read这么样一个全闪存阵列,也是要满足不同层次人群的需求。

杨昀煦:可以这么理解吗,您说的SAN这个体系里面,它是闪存这部分可能比较弱,它想提高这块。但是如果全闪存阵列它现在新兴企业都在做这个,如果它有一天做得更大更好,它会不会完善很多功能,反而比SAN更好呢?

赵效民:这个不是一个概念,日本要说新兴的企业它想做SAN没问题,你把原来的这个阵列这个功能你自己完善,然后做一个特别大的系统出来,理论上讲是没问题的。但是,你是不是能真正打动客户,这是一个问题。就是这类的系统针对的客户肯定都是很大体量的,但是这类的客户都已经是成为那些产生大厂商的客户了,比如EMC或者惠普这些,所以说惠普他们现在HDS他们做这些东西,已经把大部分客户满意认可,或者留住了,所以说你初创公司有没有必要非要进入那个市场,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你要觉得你没问题,你研发投入,你加大规模,再增加自己的行业销售团队,你去拼这个市场,没有人说不让你去拼,但是这个拼的结果到底是怎样的,我觉得需要每个厂商好好掂量掂量。

杨昀煦:现在有哪些厂商做出一些业绩比较突出?

赵效民:还没有新兴的厂商里面看到在SAN的领域能跟传统厂商有媲美的情况,但是在这种全闪存阵列的产品他们还是有非常有能力的。

杨昀煦:会不会有一天这些做SAN的大厂商觉得你初创企业做全闪存阵列不错,我把你收进来。

赵效民:对,我刚才已经举例子了,EMC把Xtrem IO给收了,这个是很正常的,我们相信未来这类的收购肯定还会上演。

杨昀煦:我们今天讨论到这,给一点时间给网友头脑风暴一下,如果大家觉得我们《云云众声》,逮不住我们的时间可以关注我们的微博,因为我们每次发视频之前都会在微博有一个预告,大家想看什么也提前知道一下。如果您要是错过了也没关系,因为每个周一还会有微信,还会再给您放一遍,谢谢大家。

赵效民:祝大家周末愉快。

杨昀煦:新年快乐,周末愉快。谢谢。

赵效民:再见。

杨昀煦:再见。

科技行者:每条内容都是头条的新闻客户端 扫码立即下载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邮件订阅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

    重磅专题
    往期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