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

知识库

知识库 安全导航



ZDNetCIO与应用频道新闻《云云众声》第103期:闪存技术能否在数据中心发光发热 EMC将如何安置VMware以求利益最大化

《云云众声》第103期:闪存技术能否在数据中心发光发热 EMC将如何安置VMware以求利益最大化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本期的云云众声将讨论两大话题:1.闪存存储技术能否拯救数据中心?;2.EMC将如何安置VMware以求利益最大化?

孙博 来源:ZD至顶网CIO与应用频道 【原创】 2015年08月11日

关键字:云云众声 存储 EMC VMware

ZD至顶网CIO与应用频道 08月11日 云云众声:本期的云云众声将讨论两大话题:1.闪存存储技术能否拯救数据中心?2.EMC将如何安置VMware以求利益最大化?

云云众声栏目链接:http://voice.zdnet.com.cn/2015/0807/3058795.shtml

嘉宾观点提炼:

【00:00】闪存存储技术能否拯救数据中心

未来有朝一日,闪存至少应该是会统治数据中心的,全闪存的数据中心将会有很高的性能,使得数据中心业务的承载容量也会比以前更大一些。数据中心业务的承载容量也会比以前更大一些。

固态盘是这次希捷发布的一个重点,令人为之一阵的当属他的大容量,这将给一直以容量见长的硬盘一个巨大的冲击。以往闪存的一大劣势是容量上不来,但是希捷这次发布的1200.2固态盘,可以说是在企业级固态盘的历史里边应该能算上一号了,就是能有一个比较浓重的一笔了。

东芝宣布推出16 Die堆叠闪存,相当于一个闪存的封装技术,一个芯片,此技术使硬盘不会被容量要求而绊住脚,这也是一个很大的突破。

【17:30】EMC将如何安置VMware以求利益最大化

EMC的董事会经研究现在有两条路线可走,一种是EMC全资收购VMware,另一种是VMware反过来控股EMC,甚至全资收购EMC。第一种可能大家都觉得是理所应当的,或者顺其自然的,毕竟现在EMC占有VMware80%的股份,EMC也看中了VMware的发展潜力,他们希望能让VMware更好充实自己这种业务的潜力,也能带动自身业务的愿景发展,让投资者更有信心。但是,反过来投资者现在可能更倾向于第二种,让现在还是EMC控股子公司,反过来收购EMC,具体来说是VMware通过二次融资再公开发行一些股票,还是找基金去融资,大概融资400-500亿,其中300亿相当于它80%的股价,先用于相互的,有点类似于抵消,再剩下的200亿用于反过来收购EMC,因为EMC现在股价也是300多亿,如果说你刨去VMware的加权它本身的股价其实没那么高,等于VMware通过筹资400-500亿美金,一方面把自己给先赎了,先用300亿美金把自己赎出来,再用剩下钱把EMC给收购了,是以这么一种方式来操作。而这第二种方式被大家普遍看好。

此外VMware专注发展OpenStack项目,新发布了一套VMware集成化OpenStack的版本OpenStack2.0,继续加强了VMware自身在软件定义网络层面的能力,其实这是算是形势所迫,第一,VMware能通过自身的融入让已经关注OpenStack的人对它不排斥,我也能用,我把我的能力反而融进去了,你用的时候也能用到我相关的一些能力。另外,如果VMware够聪明它肯定还会做比如说自己发一个社区版,这个社区版这里边的组件我替换成VMware了,但是你们可以,你有能力你自己再改写去,等于说也给自己开了这么一个口子。

以下为访谈实录:

闪存存储技术能否拯救数据中心

杨昀煦:各位网友大家好,又到我们《云云众声》了,上次我们说到了存储界的新技术,就是3D XPoint,这个技术也是特别高大上,但是我们上回已经讨论过了,闪存还是有它的一席之地的,短时间内是不会替代掉的,现在Violin Memory这个公司在畅想说会不会以后闪存就会用到数据中心中,这个概念,您对闪存是否完全可以替代磁盘驱动为存储的数据中心,您觉得这个观点是怎么样的?

赵效民:我觉得未来有朝一日会,就是说至少它应该是统治数据中心,不能完全说全面替代硬盘,但是说我觉得主流的数据存储业务应该都会被闪存来承载,现在传统硬盘的业务很大一部分将被闪存所替代,但是也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我们仍然能看到基于硬盘的这种数据保存的平台,尤其是像冷存储这类的平台有可能仍然是硬盘还是非常主流的。但是如果是一些高热度的这种应用负载平台,闪存的优势和它的必要性是毋庸置疑的。

杨昀煦:所以您提到了闪存的优势,全闪存的数据中心会有什么样的优势?

赵效民:就是性能很高,在一些方面能效比也会很高,整体来说你这个数据中心业务的承载容量也会比以前更大一些。

杨昀煦:我们也是看到新闻美光还挺忙的,跟希捷联手打造了SAS这么一个固态硬盘的技术,这大概是什么技术?

赵效民:其实你刚才说SAS和固态盘这两个分开看,SaaS其实是存储的一个接口,专门是给这种硬盘做的接口,消费端,消费级方面叫SATA,在企业级里面就叫SaaS,它是通过原来并行的SCSI硬盘接口演变过来变成一个串行的,只是一个接口界面的不同,固态盘SSD这个就是我们经常知道了,固态盘的简称SSD,这次希捷发布的一个重点,或者它最让人为之一振的其实就是它的容量,2.5英寸的尺寸外形底下的SaaS固态盘其实以前也就是1T,2T,撑死了,现在它达到将近4TB的容量,这个对于现在以这种硬盘,以容量见长的硬盘来讲,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冲击了,现在在2.5英寸的硬盘容量里边来讲4TB都是非常罕见的这样一种容量。

所以说,这个4GB还是企业级的固态盘的出现,已经让大家看到了,就是以前硬盘这一派就觉得说闪存的一个巨大劣势是它的容量上不来,现在先不管单位容量的成本,咱们就说容量的可行性对于闪存来讲已经不算什么大的问题了,这是希捷这次发布的叫1200.2固态盘,可以说是在企业级固态盘的历史里边应该能算上一号了,就是能有一个比较浓重的一笔了。

杨昀煦:所以它相应的市场竞争能力也会提高很多。

赵效民:对,因为目前来看其实尤其是那些全闪存的阵列,还有闪存和硬盘混载的阵列已经越来越被用户所认可。在很多的数据中心里边或者在某些应用层级里面其实闪存已经开始从原来最热的热数据存储已经到温数据存储去迈进了。

所以说对于大容量的需求肯定是非常迫切的,对于以闪存的大容量需求肯定是非常迫切的,所以说对于4TB的SD并不是说以前人不想做,而是因为它的容量,芯片的容量这个技术可能还没有达到特别稳定,特别高可靠的那样一个程度,所以说高容量的这种固态盘也是迟迟出不来。其实容量大家都知道现在NADA闪存相当于硬盘的一个弱点,所以大家都愿意把容量搞上去,谁第一个做到4TB,下一个可能是6TB,8TB,肯定有一堆厂商正在憋着劲往这方面走。

杨昀煦:所以其实现在数据中心的存储里面是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闪存,一个部分是冷存储。

赵效民:对,传统的硬盘,最传统的,按传统的数据应用热度来分,可以分成三层,热数据是访问最频繁的一个数据,还有一个是温数据,访问不是那么频繁的,还有一种冷数据就是基本偶尔访问一下。抛开这三层还有一种叫归档数据,归档数据当作一个历史资料保存了,好比说就像图书馆,你出一本书进图书馆,可能你这本书一辈子不会看,但是可能它就以备于后查,比如说在线,进线,离线,有另外一种层次的划分。

所以说原来热数据基本上闪存出来以后就是热数据的天下,温数据一般都是像万转的,或者1.5万转的SaaS硬盘来去承载,冷数据一般都是sata硬盘来做这件事情。现在你看sata硬盘要求是消费级的,它没有企业级一些特性,SaaS接口是企业级的,它有一些双接口的这种冗余的可靠性的保障,现在固态盘也开始在SaaS这一块来发力,而且一上来这个容量已经基本上超出了你的2.5英寸SaaS硬盘的容量,所以说它这一块受到的冲击是最大的。

但是,在后端的冷数据这一块,因为它的容量价格比还是有非常大的优势,所以说sata硬盘在这一块还是有非常强的竞争力。闪存想过渡到这一段还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所以你说未来是不是全闪存数据中心,我说会是,但是有多长时间这个不好说,关键在于冷数据这一块。我相信在今明两年SaaS硬盘,就是传统SaaS硬盘的出货量会受到急剧的严峻的考验,因为SaaS固态盘从今年开始,你看容量起来了速度就不用说了,它对于传统SaaS盘的要求冲击量肯定会比较大的,而且未来你想想它的固态盘容量是翻倍往上涨,它生产成本又不会翻倍提高,所以它的单位容量价格比会往下降。传统的这种SaaS硬盘其实它的目的并不在于容量,SaaS硬盘其实更多是拿一堆盘凑出一个高的访问性能,但是以它那样的,比如说我10块盘,10块1TB1.5万转的盘凑一块,然后我能达到多少几万的IOPS这样的性能,那你这几万IOPS我一块高端的SSD可能就够了。如果说我热数据放在NVME的新闪存接口上,温数据放在SaaS的固体盘上,同样是这个SaaS固态盘如果以后能到8TB,你说是一块SaaS的固态盘贵,还是说你10块1.5万转的硬盘贵,那就不好说了,可能在整体性能上还远远好于你10块的盘,所以说就看这样的一个情况。

所以说你要在冷数据那块可能大家更看重是容量,而并不是你的IOPS,你的这种访问的速度了,所以说那个时候容量就占用,但是在这种温数据,在这种更靠近应用的数据层来讲,它对于IOPS还是有很高要求的,所以说在这一层次传统的SaaS硬盘的地位肯定是短期不保。

杨昀煦:所以大家看到全闪存存储数据中心的一个苗头,可能闪存还是需要一步一步去往那个温存储,热存储来发展。

赵效民:对。

杨昀煦:我们说到固态盘也不得不提这周比较忙碌的东芝,东芝先是宣布推出了一个三代的PS04S系列的企业级固态硬盘,而后又推出了一个16 Die堆叠闪存,这两个产品分别是什么样的帮我们解释一下吧。

赵效民:其实第二个发布的产品相当于是一个芯片,相当于一个闪存的封装技术,其实在之前东芝还有一个新的技术就是48层3D芯片技术,这个48层3D芯片技术一颗芯片就能达到256GB的容量,4颗就是1TB,那你按照这个算,但是它这是一个晶片,一个代里面有48层3D的存储架构,一个代就是一个晶片,256G,这一个代这次发布了16代堆迭芯片,是说你可以把16个这样的48层3D芯片再摞上16个再统一封装成一个芯片,这么着你就想想这一颗芯片的容量,如果按理论来计算这一颗芯片的容量就超过1TB了,肯定可能4TB的这么一个容量了。

所以说这样的一个效果之后,其实就给大家,你发挥自己的想象空间吧,这样的一个芯片如果出来,你说这个硬盘的容量不叫事,人家可能一颗芯片以后能顶你一颗硬盘,人家要是4颗这样的芯片下来就是16 TB。当然东芝它只是确认了48层的3D工艺,芯片的工艺,但是16 Die的堆迭它并不见得说,还没有确认是不是跟那个48层的一块用,就是你的芯片是48层的,是不是你这48层能用在我这16 Die的堆叠封装里,如果说你不能用在这还不能这么简单地叠加这个容量,如果能用当然就是。

所以说这样就等于说这一颗芯片未来的容量我觉得可能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了,所以说这可能是对于我们消费者来说肯定是件好事,对于闪存的发展我觉得也是一个特别大的利好,可能要纠正一下,8层代的是128G,16 Die的可能是256G,当然一颗芯片相当于,4颗芯片可以达到2TB的容量,就跟我们刚才说的48层3D芯片的结合到16 Die的堆迭技术,单颗芯片就可以达到512 G这样的容量。

杨昀煦:所以它现在只是这个芯片技术出来了,但是它产品还没有出来,只是以后才会结合两项技术出现这个产品。

赵效民:对,因为这是两种不同层面的,第一我刚才说48层的3D堆迭是它在一颗晶圆上来去做的,现在这16层通过这种TSV硅穿孔技术来去做垂叠封装的,是把16颗这样的48层3D封装的芯片,3D工艺的芯片封装在一个芯片里,等于说这一颗芯片里,传统来说一颗芯片就是一个代,就是一个晶圆,现在是16个晶圆放在一个芯片里面,每个晶圆是48层的3D的这种工艺,是这么一个逻辑。

杨昀煦:所以如此大的存储量难怪有人猜测以后全闪存存储。

赵效民:对,如果它要真这样,咱们以单位硅片面积的成本来说,它的确成本上会有一个比较大的降低,而且如果我们性能价格比话题来考虑,它就是一个高性价比的选择,你说它的IOPS,它的这种传播,这种传输带宽不是那些传统硬盘可以比的。

所以说你要从这个基点考虑,比如说你每IOPS的成本,每MB的带宽成本,你要折合起来它现在应该是比硬盘应该要强了。

【17:30】EMC将如何安置VMware以求利益最大化

杨昀煦:未来可能硬盘被挤得可能只去归档了,可能是有这种情况。未来我们接着看吧,现在这个存储技术发展这么快,之前我们好多回了,大家看我们节目的网友都可以知道,VMware去留问题已经很久了,主要是因为投资人和EMC的主要领导意见不太统一,现在又说EMC不打算拆分VMware,而是要反过来高价投资,所以事件新闻大概是什么样的帮我们解读一下。

赵效民:这也是本周的一个挺有花边效应的新闻,EMC的董事会研究决定,可能给出了,后来通过新闻不断完善丰富,我们发现是两条线索,反正意思都是这俩不会分开,反而还要更紧密在一起,更紧密在一起有两种方式,一种是EMC全资收购VMware,另一种是VMware反过来控股EMC,甚至全资收购EMC,这个其实很有意思,第一种可能大家都觉得是理所应当的,或者顺其自然的,毕竟现在EMC占有VMware80%的股份,还有20%放在剩下其他的一些公司,我记得有思科,也有英特尔这样的一些公司手里,之前老让它分拆,你放了VMware,让VMware自己单飞,更好回报股东,EMC也看中了VMware的发展潜力,他们希望能让VMware更好充实自己这种业务的潜力,也能带动自身业务的愿景发展,让投资者更有信心。

但是,反过来投资者现在可能更倾向于第二种,让现在还是EMC控股子公司,反过来收购EMC,这个收购的方式比较逗,VMware通过二次融资再公开发行一些股票,还是找基金去融资,大概融资400-500亿,其中300亿相当于它80%的股价,先用于相互的,有点类似于抵消,再剩下的200亿用于反过来收购EMC,因为EMC现在股价也是300多亿,如果说你刨去VMware的加权它本身的股价其实没那么高,等于VMware通过筹资400-500亿美金,一方面把自己给先赎了,先用300亿美金把自己赎出来,再用剩下钱把EMC给收购了,是以这么一种方式来操作。

其实目前据说是更被投资人所看好,因为VMware的投资回报率或者它市盈率更高,对于原来EMC的股东它是更有利的,因为EMC据说它的股票市盈率大概11倍还是15倍,VMware好像是20倍,等于说你拿了一个更值钱的股票,换完了以后换了一个更值钱的股票,所以说这对于EMC的股东来讲可能是一件好事情,据说EMC的一些大的股东对冲基金都已经相对来说偏向于第二种,当然里面又涉及到一些具体的操作和流程,还有利益上的纠葛,大方向可能是这样,但是总体的方向我觉得这两家就会融为一体,不管是VMware反过来并吞EMC,还是EMC顺理成章地把VMware剩下的20%股票拿回来,我觉得可能两家,至少我们不用再去谈是不是要分拆了。

杨昀煦:所以现在就是收购与被收购,或者它反过来收,哪种方式您觉得能实现VMware和EMC的利益最大化,也包括比如说产值或者技术上面。

赵效民:我也更多看好第二种。

杨昀煦:VMware反过来收购EMC。

赵效民:对,因为我觉得这个公司,其实我一直强调这个公司最终的发展你说它以什么为主,还要看这个公司本身的基因,EMC这几年一直想做软件定义存储,但是EMC骨子里的基因其实是硬件的存储厂商,我们知道它原来做Viper的那些人现在其实在EMC的内部并不是很得志,Viper是它的软件定义存储的一个重要发力点,但是因为内部的一些传统势力的斗争矛盾重重,那哥们好像现在就给他安排的职位我忘了是什么职位,基本上我觉得就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给它架空了,但是如果说你让VMware做主,等于EMC如果是VMware的一个子公司,或者说EMC的硬件存储是VMware未来业务一部分,VMware本身就是一个软件公司,它的基因里面,骨子里就希望能从软件层面做事情,硬件对它是可有可无的轻资产,这可能才会真正让存储系统能更好适应未来的市场。

我觉得这其实对于存储的发展是利大于弊的,因为我们毕竟还要承认这个趋势,就是软件定义是未来的一个趋势,这其中包括软件定义存储,我并不是说你传统的高大上的存储系统马上就不需要了,或者说肯定就是过时的,也不是,它仍然有它存在的价值,但是我们只是说驱动你业务更好发展,保证你公司更健康能活到下个世纪或者怎么样,它还是要有一个侧重,你还是要侧重于软件层面不断发展,但是你原来公司的基因就是一个硬件公司的基因,你老强调软件的定义,这个对于企业来讲我觉得其实是一个比较大的制约。

所以我个人的看法更支持,如果说从公司本意好我更支持VMware主导反收购EMC,这两家公司合并之后我觉得作为一个真正的软硬结合体它能走到一个更正确的道路上,否则你让一个硬件公司来主导这件事情,除非它底下那帮传统势力的老家伙们全走了,否则它以后还会举步维艰,更为举步维艰。

杨昀煦:所以如果VMware反过来收购EMC,是对VMware产品线的一种完善,可以这样看吗?

赵效民:也不能说是,它现在其实也算EMC,它现在是EMC联邦,EMC一直在说联邦的概念,它现在有EMC,VMware,有Pivotal,还有RSA,好像现在还又增加了一个,忘了是什么了,你看它这个联邦的成员能力各个都挺牛的,但是你会发现它里边现在,这几家公司里面就是EMC基本上是玩硬的,那三家基本都是玩软的,所以说你这么一个有硬件基因的公司主导了一个以软件为主的联邦,这个东西让人觉得就不是那么靠谱,除非你主管者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一个人,当然乔布斯这方面已经是非常有远见了,这个咱们承认。

但是,乔布斯一个人他不见得说能全局掌控,他在很多方面必须要去妥协或者怎么样,但是如果你这回换个朝代,换个以VMware为主的VMware联邦,那可能这个感觉就不一样了,在VMware眼中你那些传统势力该走就可以走了,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你这些传统大型的这些硬件存储可能有朝一日都会被它给改掉了,不是说卖掉,而是说可能很大刀阔斧按照VMware一种软件定义的角度去走,所以说这可能会带给EMC传统硬件业务反过来可能是一种新的激励或者是新的一种促进。

杨昀煦:我觉得不管两家最后结果如何,可能还是要顺应市场的发展往软件定义方面走。

赵效民:对。

杨昀煦:我们要单独再说一下VMware下面它专注发展的一个项目就是OpenStack项目,它又有了新的发布内容,新发布了一套VMware集成化OpenStack的版本马上就要见面了,OpenStack2.0大概是什么样的产品?

赵效民:OpenStack2.0可能还是继续加强了VMware自身在软件定义网络层面的能力,因为其实在这个层面也可能VMware更有发言权,因为你在管理套件这一块,其实这是OpenStack一个核心的关键之一,其实你要在这个层面换成VMware的东西,其实它已经不叫OpenStack了,OpenStack里边一些核心的组件,计算、存储、对象存储,网络或者怎么样,这次他们可能会进一步加强对网络服务模块的替换和改良,它用了VMware自己的网络模块,当然它是按标准化接口API来去做的,所以说你对于标准的OpenStack用户,其实你外在感觉到差异性并不是那么明显,但是你要从模块内部构成去看,你看它可能会更加强了NSX的嵌入,自己SDN网络的支持。

另外,有关于它在网络功能虚拟化方面的,来自于VMware自己的一个支撑,可能会进一步去帮助有相关的应用需求的客户更好地利用好OpenStack。

杨昀煦:所以也能看到VMware在网络功能虚拟化方面的野心。

赵效民:对,这个没错。

杨昀煦:所以它以后也是要多条腿发展,以后怎么才能保证它业务不会太过于分散?

赵效民:这个并不是说它想这么干的,也是竞争所迫,虽然说VMware一直强调说OpenStack不是它的竞争对手,但是所有做OpenStack的厂商都把VMware当竞争对手,因为这个其实我在,可能今天刚发布的文章里边,我谈到了一点,其实是这么想,OpenStack其实是一个很开放的平台,它的官方基金会每半年会发布一个它的公开发行版,它的基准的标准版,很多公司就过来根据你的标准版来做我的发行版。

来做我的发行版,大家会发现各家各有所长,有不同的生长的根基,所谓的生长根基我最近也碰到了一些做OpenStack的人,他们有自己专注的行业,他们说我并不把其他做OpenStack的厂商当作竞争对手,我们的竞争对手就是VMware,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圈子太大了,彼此有比较好的分工,而且你擅长什么,比如你擅长的是银行、电信,我擅长的是广电、传媒、制造,可能咱俩行业都不挨着,说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但是因为OpenStack的开放自主灵活的角度,这帮人给了这些初创公司有一个很好的条件,就是说它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来去定制这些服务,它可以改,这就是开源,开源的一个好处,你自己如果有能力你就可以改,网络公司也是,网络企业大家都知道互联网这帮人自己能力都很强,所以他们拿来标准版的OpenStack就用,但是对于很多这种传统中大型企业来讲,它没这个能力,但是这些初创的OpenStack的企业就跟一群小蚂蚁似的过来了,过来以后他们又能改OpenStack,据说有些OpenStack的这种初创公司,他们自己能把标准版的30%-40%代码重写了,重新替成自己的了,它可能也结合了对行业的理解,有些行业可能对视频性能要求好一些,有些行业可能对存储的性能要求更高一些,可能它要把这些东西全去加强。

但是,VMware它就是以一己之力,VMware的东西是不能改的,就是它相当于是闭源的,VMware自己的东西,你虽然底下可能有不同行业的合作伙伴,但是不同行业合作伙伴面对不同行业的个体需求时候它修改的程度是非常有限的,比如说这个模块它可能觉得不合适需要调哪些代码,这代码是你随便调的吗,那是VMware的,必须得返回给VMware,VMware除非是特别大的大客户,可能也许像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特别大的一个单子,VMware可能会集中力量根据你给我做一个定制化的东西,但是这就一两单,全国那么多的企业你VMware顾得过来吗,所以现在这样的一种状态VMware也必须要加入到OpenStack这个群体里来。

第一,它能通过自身的融入让已经关注OpenStack的人对它不排斥,我也能用,我把我的能力反而融进去了,你用的时候也能用到我相关的一些能力。

另外,如果VMware够聪明它肯定还会做比如说自己发一个社区版,这个社区版这里边的组件我替换成VMware了,但是你们可以,你有能力你自己再改写去,等于说也给自己开了这么一个口子。

杨昀煦:小范围开。

赵效民:也不是说小范围,就是它就开了这个口子了,你愿意来用就用我的社区发行版,社区发行版我可能不会提供特别高的技术服务的支持,反正你自己实力去。也可能未来有一些初创的企业,可能觉得VMware比如它的网络特强,它的网络模块我觉得特好,我在它的社区版上我改改再去加强一些东西,反正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能更好去竞争,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说VMware你要从这一点来说它是被逼的,你要没有OpenStack捣乱。

杨昀煦:没人理它了。

赵效民:不是,问题在于现在很多中大型企业,VMware大家都在争私有云市场,因为公有云市场那几家大的占住了,基本上这个格局就定了,你说你再用OpenStack加个什么公有云,不是说你不能去建,只是说你这条路走得会更艰难,那你OpenStack其实在私有云里边你就会面对原来这种虚拟化的统治者VMware。但是,VMware有一个比较苦逼的一点,它已经把大家很多人都教会虚拟化了,但是虚拟化再往上一层就是它的私有云,VMware的私有云统称叫VClould,很多人已经部署它的虚拟化vsphere,但是没到VClould,但是现在开始往那边走了,OpenStack,一堆小蚂蚁,你要用云吗,用云你用OpenStack吧,别用VClould,VMware等于说给人家做了嫁衣了,因为那帮人在上层做管理的时候,底下你还可以是vsphere,你可以是虚拟化层接着用VMware,如果你愿意我当然也推荐你把你换成KVM这些东西。

你说VMware自己运不运气,就是说我培养了客户,客户已经接受虚拟化了,更多的客户准备开始做云的时候OpenStack过来插一脚,还特别狠从一些行业来入手,这个是VMware有点受不了的。

杨昀煦:所以一定要着急提升自己VClould的能力。

赵效民:VClould是一方面,你看它在OpenStack持续投入,更大投入,也代表了如果OpenStack已经开始快起势了,与其我一条腿走路我死守VClould,那我干嘛不借OpenStack挣自己的钱呢。

杨昀煦:但是说来说去这些还是为了用户好,我觉得用户最终还是多了一条路去选择,总比跟等着VClould壮大起来要好。

赵效民:VClould真的有可能它的性价比现在目前成本是个大问题,比较贵,vsphere有可能都是这样的,如果说你真的是就是,如果你未来的业务平台都是LINUX的,你用vsphere的这种必要性真的是,可能你真要好好想想了,LINUX本身就自带KVM的核心虚拟化这些东西,所以说我觉得真的这种竞争的态势会越来越严峻,对于VMware原来自主的VClould私有云,这个可能会越来越严峻。

杨昀煦:所以也希望VMware赶紧把自家跟EMC的事处理好,然后再把产品做好,好让我们用户受益。

赵效民:对。

杨昀煦:我们今天就到这,下次如果有后续的VMware和EMC的事情还是会接着报道,非常感谢大家收看我们这期节目,谢谢大家。

赵效民:谢谢大家。

杨昀煦:周末愉快。

赵效民:Bye-by。

综合评分:8.03 分
云能力:8.4 分
营业额:37.7亿美元[2011]
云服务:VMware云基础架构套件

查看更多 >>

综合评分:8.33 分
云能力:8.1 分
营业额:217亿美元[2011]
云服务:VMware云基础架构套件EMC云存储

查看更多 >>

推广二维码
邮件订阅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

重磅专题
北京第二十六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至顶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39648号-7 京ICP证16133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5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