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

知识库

知识库 安全导航

至顶网CIO与应用频道硅谷金融寡头遭受当头痛击——但这其实是件好事

硅谷金融寡头遭受当头痛击——但这其实是件好事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然而当川普的这种大肆狂喷成为人们欣赏的特质,且其完全无需为此承担任何后果的情况出现后,民众开始明确分为两派。相当一部分选民讨厌这个枯着一头橙发在电视上大放厥词的家伙,尤其讨厌他那如调皮男孩一样喜怒无常的性格。

来源:ZD至顶网CIO与应用频道 2016年11月10日

关键字: 硅谷 科技政策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ZD至顶网CIO与应用频道 11月10日 北京消息: 唐纳德·川普当选会带来哪些积极意义?也许不多,但这里我们至少发现了一条。

共和党二连击(同时拿下白宫与两院)已经成为一大历史性标志,而本轮前所未有的总统选举亦借此成为自1928年以来首次共和党的全面胜利。不过川普就是川普,因此他在随后的竞选活动中甚至对此只字未提。不夸张地说,川普算得上是最不走寻常路的总统候选人赢家,而他的言行一直以来亦引发了广泛争议。

然而当川普的这种大肆狂喷成为人们欣赏的特质,且其完全无需为此承担任何后果的情况出现后,民众开始明确分为两派。相当一部分选民讨厌这个枯着一头橙发在电视上大放厥词的家伙,尤其讨厌他那如调皮男孩一样喜怒无常的性格。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川普甚至对于乱伦及猥亵妇女等问题表现得相当无所谓。

也许我们遗漏了一些重要的文化背景,但也正因为存在这样的文化积累,美国人民才能够原谅我们所无法原谅的川普,而非单纯将其视为一个冷酷无情的非人类。也许川普张口狂喷的作法同时也代表着他有想法而且也确实能够发现问题,至于他是否无耻,这倒是个可以原谅的问题。

 硅谷金融寡头遭受当头痛击——但这其实是件好事

Noel Coward就有着这样的本事。BBC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因《对待德国佬不用手弱》一片而遭到禁播,但这同时亦成为BBC的巅峰之作。

相较于欧洲,美国在文化基础层面上的一大差异在于,其政治深刻体现在地方之内,乡镇、城市、州与国家各自拥有一套政治体系。美国的联邦政府颇有种遥不可及的神秘感,因此对于那些山高皇帝远的广袤地区,民众往往出于主观甚至是偏执而对中央政府抱有敌意,认为其邪恶且不值得信任。因此当初选择杰弗逊总统入主华盛顿绝对是一项经过慎密核算的谨慎举措,而非白痴行为。

川普已经打破了无数其它规则。举例来说,时至今日我们也没有看到他的纳税申报表,同时也不清楚他与俄罗斯之间的商业关系。我们不知道他是否属于法西斯分子,亦不了解他到底是希望通过大选提升知名度,还是真的做好了统领美国四年的准备。虽然尚有这么多未知,但我们很清楚哪些群体对川普的当选最为担忧——没错,川普的胜出让硅谷慌了神。

这确实相当讽刺,如果说川普是凭借着鲁莽无礼而当选,那么他最突出的病症正是“讨厌寡头”。

川普与各大科技寡头

川普对他的“科技政策”相好关注——其关注程度与其它事务一样,或者说是毫不关注。希拉里·克林顿与伊丽莎白·沃伦领导的竞选团队为此提供了详尽的理论材料。相比之下,川普则一直表现得非常冷漠,且根本没有提出过任何一项技术发展政策。他谈到了边境围墙、调整关税、重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排干沼泽”,但却从未提及网络中立性或者性别问题。不关心硅谷寡头的敏感性本身其实正是一种信号,代表在他眼中还有更重要的其它事务需要考量。

不过这对于美国人民来说却未必是件坏事。尽管造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为惨重的股东价值损失,但硅谷仍然高潮在dot.com崩溃之后恢复了自身声誉——当然,这么做仅仅是为了让Facebook与谷歌在政治及媒体当中任何扮演令人痴迷且敬畏的“意见领袖”角色。谷歌强大的“接地气”能力已经得到了美国政府的高度关注,而奥巴马总统的当选在相当程度上也要归功于此。因此,奥巴马总统毫不犹豫地为谷歌给出了后者自身都羞于启齿的认证——Class II分类。从舆论层面来看,人们普遍认为只要是对优步或者Facebook有利的事物,就代表着对美国有利。

各大科技寡头一直拥有好到难以置信的运气。硅谷不仅成功入侵了美国的中心地带,甚至已经成为一种不成文的社会契约。如果大家认真研究谷歌,就会发现它的核心思路是多么可怕且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后人类”时代已经不再是科幻小说中的臆想,其已经逐步成为现实世界中的组成部分。相当一部分工作开始被自动化所渗透,而个人财产权乃至身份权亦几乎被剥夺殆尽。人们开始意识到,硅谷实际上并没有创造足够的工作机会与繁荣的经济态势——而仅仅是养肥了这群寡头自己。

全美国共有350万个货运类工作岗位,而与运输相关的其它衍生岗位则有520万个。在50个州中,有29个州认为卡车司机是最受欢迎的职位。然而,自动驾驶技术的出现会导致多少人在未来十年内失业?

曾经出色描述新美国阶级分化状况的Joel Kotkin告诉我们,“希拉里·克林顿拥有着众多寡头的票数支持:科技寡头、好莱坞乃至华尔街都是希拉里的势力根据地。”

而在他看来,希拉里亦是一位充分代表资本势力的裙带关系候选人。

“从来没有人,甚至包括奥巴马,都没能获得如此程度的资产阶级支持。她在亿万富翁群体内的得票率达到20/21,在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成为民粹主义者?她必须同时代表性别、种族以及绿党候选人——甚至这还不足以涵盖其全部身份。”

正如英国脱欧一样,川普的胜利同样导致批评者分成两个阵营。其中之一认为这是精英群体的失败——包括媒体以及那些没人关注的政党,其二则认为这是人民的错,并借此对民意大加诋毁。后一种论点更受精英们的支持,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疏远选民、追求自我放纵以及忽视国家需求的一切行为都仍然具有合理性。最终,这会导致精英们希望能进行一种新的选举方式,而非单纯聆听辩论、接受命运。然而,正是因为这样的观点,川普这样一位完全不受精英阶层待见的候选人才能够胜出。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邮件订阅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

    重磅专题
    往期文章
    最新文章